大雪前后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生活随笔 > 大雪前后
一月5日

时间:2010-01-05 16:33

大雪前后

分类: 生活随笔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991 浏览数 丨 字体:    

我前天去了lily那里,晚上她做了排骨汤,我们喝着汤吃着肉,同时我帮她酝酿一封情书。lily对她之前交往过的一个男孩心有不甘,想要挽回,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乎我给她出了个比较保险的主意,写信,lily听了之后仿佛看到了曙光,可是她自己又不会写,只好由我代劳了。我让她给我讲讲他们在一起时的事情,这二位交往时间不长,平平淡淡,约会的次数也数得过来,所以lily睁着她茫然的眼睛看着我说,没有。我很无奈,跟她说任何她记得的事情都可以,我从中来发现感动。于是,在我的循循善诱下,lily像挤牙膏似的给我讲了一些。

我记得其中一段是这么写的: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却还是留下了很多回忆。记得我们在电影院买水时你摸我头上的发卡,我们一起去买汉尼拔面具,你开车来找我在路上堵两个小时也没有怨言,在车站你将我拥入怀里我们互问对方是否想念彼此,在1路车上我看到车下的你笃定的眼神心里非常感动,还有很多很多,它们只是一瞬间,却很美好。

那封信写得很长,先回忆,再反省,我说一句她写一句,像个兢兢业业的速录员,好像这件事情跟她没什么关系,这种状态使我们不停爆笑。写完后,lily说,我觉得你把我们说的太美了,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不过经你这么一写出来,我觉得我俩真是这样的,挺没劲的事儿也变得有意义了,有些地方我特感动。我让lily把这封信给我念一遍,我边听边在心里说,这大概是我这段时间以来写过的最好的东西了。

听说了下雪,但没有想到当天夜里到第二天(也就是昨天)会下那么大的雪,北京已经好多年没有过这种景象了。除了兴奋还是兴奋,我俩琢磨着去哪儿,lily想拍些照片,于是提议去玉渊潭或者八一湖,而我非常痛恨自己没有带相机,当然我也不能未卜先知会下大雪,她倒是有个小相机,但我不是太喜欢卡片机,觉得效果差强人意,所以去哪儿无所谓,我只是想出去。这时候已经快中午,lily煮面条的时候,我收到另外一个朋友的短信,他得知我在朋友这里后,提议晚上去逛北海,在“咂摸”吃饭,我只是说,如果的话,就去。但他倒是给了我启发,干嘛去玉渊潭啊,挺没劲的,还不如去鼓楼那边儿呢。lily听了我的建议后非常同意,于是我们吃完面条就出了门,雪很大,一出门我俩就立刻很亢奋,我特意买了一副粉色的带有小兔子图案的手套,能挂在脖子上那种,让我重温或者再过一次童年吧。

我们乘地铁在鼓楼站下车,一路走着,感觉特别好特别振奋,地上屋顶上停着的车上,积雪至少有十公分了,而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我很想打场雪仗,可我们只有两个人,总不能在街上看见谁cei谁吧,不免有些遗憾。lily举着相机来不停地拍,不过我这位朋友的拍照技术我实在不敢恭维,把好好的街景和我都给拍得歪七扭八,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我更加痛恨自己没有带相机。鼓楼一带都是老北京风貌,如今落了雪景致更加出神入化,我感动地直想要上天入地。在走错了一段路并及时返回后,我们终于来到了烟袋斜街,它挨着后海,离南锣鼓巷不远,风格也都是一个路子的,有很多意趣横生的小店,都叫着比较个性的名字,其中一家招牌上写着“一朵一果”,没有看清楚是干什么的,但它让我想起了我写过的一篇小说《梅朵朵和崔崔白》。我和lily在“天堂眼”里逗留了很久,这里有着浓浓的藏族风格,卖的都是藏族的一些玩意儿,因为我们刚进店的时候帮店老板和他们的朋友拍照,所以享受到非常热情耐心的服务。那小伙子是藏族和印度的混血儿,长得十分可爱,穿着花花的大毛衣戴着一只耳环,他说毛衣是他妈妈织的,耳环是朋友给他打制的。我们在店里看这看那,什么佛珠戒指耳环茶壶神器,各种各样神秘美丽的东西将我们深深地吸引,一进去就不想走了。鉴于价格偏高,我们只是选了佛珠(据说是开光的,要说请佛珠)和耳钉。期间,朋友打过电话来,说路上实在是没法开车,也等不着出租车,让我们先玩儿。

从“天堂眼”出来后,天色居然已经暗了,我和lily走了走,聊着天,然后决定各自回家。我给朋友打电话告知此决定,他听了后果断地和我相约在东直门(离他较近)。我和lily走回了地铁站,分别乘坐不同方向的列车离去。在东直门站,我和朋友碰了头,他给我拿了几个桔柚(好像是叫这个名儿),说是在北京吃不到,我居然还埋怨他不该给我带,放在包里太沉了,他听了后自告奋勇帮我拿包。我们一路走着到了簋街,在“花家怡园”吃饭。我这个朋友是个老帅哥,人很低调也很个性,是个经验丰富的背包客(就在今年他还背包去了两次福建),曾爱去山里住个一两年,没得吃的时候就把山杏腌了当咸菜补充维生素,还曾经去沙漠呆了三年,亲力亲为亲自掏腰包造了一片绿洲,最后连吉普车也给卖了,带着条破狗遇到过豹子,每回出门身边都跟着一群动物,头上飞着喜鹊什么的,养的女儿也很个性,四岁时就跟着他背包闯甘肃,从沙漠回来后他消沉了一年,之后再度崛起成了成功人士,还不是一般的那种。我们一起去爬山,山上的任何一种植物他都认识,讲出来的都是传奇,几乎没他不知道的,其人又很有风度,令我五体投地。

吃了饭出来,我们沿街走着,晚上的景致更加漂亮,地上的雪和飘落的雪亮晶晶地闪着光,我说像是谁撒了一大把钻石,这个比喻虽然很俗,但却非常贴切,抬头看时,情景更加难以形容,恍然觉得自己站在一个大舞台上。我们正谈论着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小伙子大喊:“别下啦—-!”听上去十分无奈和抓狂,我们循声望去,看见他手持一把大扫帚立在一栋楼前仰望天空,嘴里呼出股股白气,非常有趣。而我们也终于要和这夜色中的雪景告别了,该回家了,我和朋友依然在地铁站各自离去。

由于昨天没有带相机,我非常不甘心,于是趁着雪还没化,今天中午我奔了公园,虽然景色已经不及昨天的非凡,仍是很难得。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

 

下面几张是昨天lily在鼓楼一带拍的,由于大多数都是歪七扭八的,我只能挑出来几张还正常的,但是街景的照片里实在挑不出什么,只好将有我本人的也发上来,毕竟我也是在街上站着的。一些照片她改得太小,我也无能为力,凑合着吧,这几张照片并不能表现昨天的景致,可惜了。

2 3 4

6

7 1

唉,这篇日志,是我重新写了一遍的。之前写好之后,不知怎的被我误操作删掉了,我颓然地坐了好几分钟,很懊恼,心有不甘,我一咬牙,重头来过!我隐隐地觉得,我的勇气回来了,不只是指这一次重写日志的勇气,还有我之前的日子里失去了的一些勇气。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338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