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电影院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生活随笔 > 美丽电影院
十二月8日

时间:2009-12-08 20:22

美丽电影院

分类: 生活随笔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805 浏览数 丨 字体:    

我在电影院一号厅内坐定,我的座位号是八排二号,这个座位是我在售票处随意挑选的,后来我才发觉到它选得不好,十分碍事。我把我的包放在邻座上,因为它没有人坐。

来看电影的人不多也不少,稀稀落落占据了整个厅,大家一坐在座位上,四处立刻响起了吃东西的声音,戚戚咔咔的,有的在吃爆米花,有的在吃薯片,总之,什么脆吃什么。我什么也没吃,我不太喜欢在看电影的时候吃东西。

灯灭了,照例放起了各种广告和电影的预告片,一直放了有十分钟,我在这个过程中选定了一部看上去还不错的革命片,记住了上映日期,打算到时候来看,这部影片的名字叫《十月围城》,我今天来看的这个叫《花木兰》,想必我们中国人都知道这位相当著名的巾帼英雄。

电影终于开始了,电影院里人声也寂静了,但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影片开始有一刻钟左右,我正在心里背诵《木兰辞》——“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 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因为影片里,花木兰确实织布了,我便自然地想到了初中背过的课文,并且十分努力认真地回忆着。

就是从这时起我对此影片的投入渐入佳境,但离我不远的两个女孩忽然莫名其妙地说笑起来,声音可谓不小,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在忍耐了五分钟以后,我从我的包里拿出了一把左轮手枪,它之前已经装好了消音器,要知道,在电影院里不用消音器是不道德的,虽然它不会完全消音,但总比没有的好。我就用这把枪将那两个笑起来没完的女孩子给毙了,她们两个中枪后便软塌塌地靠在了椅背上,其中一个还在软下去之前打了几个嗝儿,而另一个先是靠在了身边一位男士身上,被那位男士嫌恶地推了回去。

我看得很感动,从文泰死去开始(当然是假死),我的眼泪不是在眼里打转就是顺着脸颊流下来,我知道我这个人是非常容易被感动的,不管看什么电影,我都能发现打动我的地方,就连看《建国大业》那个着实华而不实的片子时,我都被很快死去的闻一多感动了,在民族大义面前,从古至今,许多英雄人物都是在最终通过牺牲来成就理想的(不过谁都明白光牺牲是不能成就什么的)。当然还有被千万人唾弃的《气喘吁吁》,我也十分善良地看出了它非常生活(因为生活很无奈,又总是情意暗涌),不管什么主题架构剧情演员,因为我不只是看这些,还有很多其它的(就是“暗涌”的那些),这大概出于我本人个性的缘故。我觉得《花木兰》的是不错的一部电影。

我的座位紧靠过道,过道对面,也就是我的左侧坐着一对小青年(说真的,看他们的年纪得有三十往上了,也算不上小青年了),两人从这个时候开始,不知为何多了很多的感触,而且是让他们觉得很好笑的感触,他们也像刚才那两个女孩子一样有说有笑起来,但他们是情侣,紧紧靠在一起,所以更像是在谈情说爱,他们离我太近了,也就是一米多的距离,把我搅得很烦。过了很久,他们仍然在热烈地交谈,我看那个男人一直咧着嘴乐着。而附近的人已经对他们有了意见,不停地看他们,发出很厌恶的声音,我希望着,他们能因此注意到他们这样做很不对,但我的希望落空了。于是我再次拿起左轮手枪,先是把男青年给毙了,他的头歪在了右侧,嘴仍然咧着,而那个女青年惊诧地看着他,发出“啊!”地一声,正是这一声,把她前面的两位女士给惹怒了,她们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过了座椅,闷闷地揍了她一顿,那个女青年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昏死了过去,被那两位女士踩在了脚下,后来只要那个女青年动一动,她们就补上一脚,让她不停地昏死过去。

我仍然在流泪,文泰还活着让我很欣喜,大将军的背弃让我愤慨,将士们的勇敢和悲惨令我心碎,当然还有花木兰的情感问题(不要单纯地只把情感理解为爱情),我不停抹着眼泪,用面纸擦着鼻涕,我幻想着我生在那个时候,跟我的爱人在疆场上奋勇杀敌,时刻面对即将到来的生死永隔的命运,用英雄的鲜血铸就我们不朽的情感(这当然也不单单指爱情,但是有了爱情更能令人心碎),我甚至觉得我已经成了花木兰(要知道我一直都非常青睐这种悲壮,善于幻想,常把自己幻想得十分激动)。

这个世界真是太折磨人了,坐在我后面的一个孩子开始踢我的椅子背。我泪眼模糊地回头看他,一个十岁上下的小男孩,要知道这个年龄的孩子是坐不住的,他们大多有多动症,此时他正半躺在椅子里,一脸无聊地盯着大屏幕,啃着手指头,他的脚还够不到地,不停地踢着我的椅背。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我不想跟他计较,只是狠狠地瞪了他爸爸一眼,而他爸爸,那个老男人,居然也在抽抽搭搭地流泪,看得十分投入,因为这个,我原谅了他。但那个孩子无休无止地踢着,后来还很起劲儿踢出了节奏,他已经爱上了这个行为,我忍无可忍猛然转过去,扒着椅子卖力地探着身子拽过他的脖领子,恶狠狠地警告他,他要是再踢我的椅子背,我就把他的脚给撅了!然后又把他恶狠狠地推了回去,他显然受了惊吓,求助地看了他爸爸一眼,而他爸爸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恐吓了他儿子,所以这个孩子老实地靠在那里一动不动。

魏王对花木兰封赏那一段,我不禁想起了初中时,语文老师在作文课上给我们出了个题目,发挥自己的想象扩写一篇花木兰从军后的故事,我当时写的就是花木兰凯旋归来在大殿接受皇上封赏这段儿,具体怎么写的我忘了,但那篇作文被当作了范文,先由我本人在班上读了一遍,老师嫌我读得不好,她又亲自读了一遍,我只记得其中一个细节,皇上沉吟着捋着他的山羊胡子(当然在作文里不能这么写,怎么写的我忘了),这个细节被老师大加赞赏,她还兴致颇高地在班上模仿,我至今还记得她笑眯眯地微晃脑袋沉吟着捋自己“胡子”的样子。电影里皇上没有捋他的胡子,但他胡子的样子和我当初想象地一样,这点很让我高兴。

恐吓了那个小孩子之后,我还毙过一个女人,因为她大声讲电话,而且电话总响个不停。但她坐在我后面远一些的地方,这样就显出我的座位选得不好,因为我要回过头向斜上方射击,电影厅里光线很暗,而且在我和她之间还隔着不少人,我没有把握能准确地打到她,万一误伤了别人,我还要吃官司。我回头观察形势的时候,身后那个小男孩儿害怕地蜷起了双腿并紧紧靠住了他爸爸,我得意地瞥了他一眼。由于实在不好下手,我举着枪皱着眉头考虑要不要走过去打她,正这时候,小男孩儿的爸爸从我手里夺过了枪,我吓了一跳,以为他知道了我刚才恐吓他儿子所以想要毙了我,但他只是把枪递给了后面的人,接着那把枪一直被人们传给了讲电话女人身旁的那个人,他接过枪非常利落地毙了那个女人,然后又把枪传回来。所以严格说来,那个女人也不是我毙的,只是用我的枪毙的。

木兰和文泰的结局,可真让我心碎,相爱的人就这样分离了,他们一生也忘不了对方,他们的爱情是用鲜血铸成的。在悠扬而悲伤的音乐声中,电影结束了,因为它实在很好听,所以我打算听完再走。灯亮了,大家纷纷起身往外走,并把手里的饮料瓶子食品袋子之类的垃圾扔到保洁员撑着的垃圾袋里,我身后的小男孩拉着他爸爸的手,边走边回头看我,到门口的时候冲我做了个毙掉我的手势,我拿出枪冲他恶狠狠地晃了晃,他瞬间就跑了出去。很快电影厅里只剩下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听结尾曲。保洁员的垃圾袋很大,她们开始顺着座位收那些没有被带走的垃圾,并顺便把毙掉的人也扔进袋子里,所以它变得很沉,两个保洁员合力拖着它认真地收垃圾和垃圾人。而那个昏死过无数次的女青年,被保洁员叫了起来,这时我才看到她样子很狼狈,就是被人揍过的那种狼狈,她摇晃着身子一脸困惑地走了出去。保洁员经过我的座位时,我把我的饮料瓶和擦过鼻涕的面纸扔了进去,我看见面纸正好投进了咧着嘴的男人嘴里。结尾曲也结束了,我走出了影厅,总的来说,这个片子让我看得很满意,我开始期待《十月围城》,只是我饿了,得去吃点儿东西。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318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