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等来的电话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蝴蝶文集 > 没有等来的电话
一月12日

时间:2008-01-12 10:18

没有等来的电话

分类: 蝴蝶文集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979 浏览数 丨 字体:    

李维在周五晚上不到10点就上床了,而礼拜六的早上,不到7点就从床上蹿起来了,这可有悖于他以往的风格。以往的礼拜六,他是非要赖到中午才起的,因为前晚熬到半夜才睡。

其实,李维在周五晚上心情很激动,所以他的入睡并没有所希望的那样顺利,相反却是辗转再辗转,直至午夜12点还是精神的很。于是,李维上个闹钟,定在7点,他想:就这么折腾吧,啥时候睡着啥时候算,反正别误了明儿个早上起来。这样一想,倒使他平静了一些,不知不觉睡着了。但睡着了的李维,于梦中在这个凌晨再次陷入了昨晚一样的激动中,于是,闹钟没有响,就醒了。他干脆利索地睁开了双眼,眼里丝毫没有初醒时的朦胧和茫然,而是立刻就目光炯炯甚而闪着机警的光芒。随着这双眼睛一睁开,李维像鲤鱼打挺儿似的一跃而起翻身下地,刹时竖着立在了屋顶下,完美利落得跟受过专业训练的平衡木运动员似的。

李维很激动,心脏狂跳不止110,呼吸总找不着规律,还老间歇性的心跳紊乱。他的激动包含了多种情绪,兴奋、紧张、担忧、期待、等之不及,和不可抑制的猜测再猜测!错综复杂,难溢于言表,也就使李维的行为显得不那么正常了,最明显的现象就是:眼睛总往电话瞟,并且由于耳朵时刻高度集中准备迎接电话作响,而使得他不管在哪儿在干什么,他的身体多少都有点儿朝电话机的方向倾斜,像一支蓄势待发的箭!

张小雅在周三晚上终于给了李维答复:“如果我同意复婚,我会在周六那天给你打电话,是打你家里电话。下午3点之前,没准点儿。如果我没打电话,那就请你不要再骚扰我!”李维兴奋得点头儿跟捣蒜似的:“行行!我周六一天不出门,等你,等你啊!”李维热血沸腾了!“什么你家我家,不就是咱家的电话吗?”李维这句话其实没有说完,张小雅就挂了电话。

李维可是足足激动了两天三夜啊,他想,终于没有白费苦心啊,小雅这块坚冰到底是被他这团烈火给融化了!李维觉得自己很伟大!

可是,李维并不能确定张小雅是否就同意复婚。这段时间,她并没有对李维“死皮赖脸、软硬兼施、忏悔发誓”等等伎俩和努力给予过明确的态度,总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像嚼了20分钟的口香糖,再怎么嚼下去都只是一块儿无味胶质!每当这时,李维总不可抑制地往肚子里咽唾沫,干着急使不上劲儿!

李维给自己煮了一包面霸方便面当早饭,还下了两个荷包蛋,因为他兴奋,他很想吃好点儿吃多点儿(虽然方便面不是什么好东西),煮面时他跑进跑出厨房好几次,因为他怕电话响了听不见。其实他已经把家里电话调到最大铃声了,不管他在家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之后,李维就坐在电话机旁,十分豪爽地吃面喝汤,同时眼睛仍然不自觉地往电话上瞟,耳朵的机警状态仍然没有松弛。

李维为什么这么早就以为电话会响起呢?这完全出自他对张小雅的了解。张小雅这个女人,好突发奇想,惯出其不意,遇事又十分冷静果断,耐性强,总能貌似不经意间在人的软肋上狠狠地踹上一脚却让你有苦难言,更要命的是,你在她面前,永远握不住道理。李维想,不能对任何一点可能放松警惕,不然就永远别再想复婚了。唉,他还是很爱张小雅的。

李维显然不知道在这一天除了等电话还能干点儿什么,他也干不下去别的,这一天太漫长了,而每分每秒都是在煎熬!不停歇的过分紧张和高度集中,使李维产生了幻听,并时刻认为下一秒钟电话就会响起,这让他的精神实在有些吃不消,李维觉得在这一天里他极有可能诱发心脏方面的疾病,所以他极力让自己放松起来。

深呼吸…吐气…深呼吸…吐气…深深呼吸…

“铃——铃——铃”电话骤然响起!李维的呼吸还很深,也不知道这口气吐没吐出去,他的心脏和脑仁儿就被惊得“咔嚓”响,他一个箭步射向电话,抢钱一样抢起了话筒。

“喂!”声音兴奋而颤抖,表情夸张,面部神经抽搐…

“不去不去!今儿我家里有事儿啊,哪儿也不去!赶紧挂了吧!”李维在听到哥们儿的粗嗓门儿之时,失望之意使他紧绷着的身体顿时瘫软。挂了电话之后,他看了一眼表,9点整。

这个电话来得讨厌,却也让李维的亢奋神经一下子低调了不少,他觉得泄气。但这个时间就泄气实在太早,这一天才刚刚开始啊,离下午3点还有6个小时。这6个小时的概念马上又让李维烦躁起来,这将会是一次不小的折磨。这也难怪,离婚后的第三天开始,李维就彻底后悔了,此后的每一天他都觉得抓心抓肺地难受,困兽似的在单位和家里以及不同的地方不知所措。他骂自己:李维!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混蛋、流氓、二痞子、小瘪三!总之,每当他想起张小雅,他就要把自己骂得猪狗不如!

张小雅这个女人是有点儿不同寻常,太聪明,任性,具备上述李维对张小雅的所有了解。但张小雅是个好女人啊,平日里善良温柔,做得一手好菜,把李维照顾得周全。不能说张小雅是个多理性的人,相反,她倒是表现出了更多的感性成分,好幻想,易被感动,并且很爱粘着李维,爱撒娇,李维感觉到自己是必须保护她疼爱她的。后来李维自发醒悟了,张小雅太厉害了,自己被她治得服服帖帖的,还有点儿怕她。

自从李维后悔,他就一天比一天想得明白。张小雅很爱他,而他也很爱张小雅,并且他根本离不开张小雅。当初是他脑子灌糨糊了,把自己对张小雅的依赖当作是张小雅给他的束缚,还听信了几个狗友的屁话,成天傻呵呵地跟几个老爷们儿出去鬼混,回到家还装大爷对张小雅吆五喝六,后来还十分勇敢地发展了一个红颜(虽说他和红颜确实纯纯洁洁,但毕竟世风日下,这社会给了他们一个风花雪月的“浪漫背景”,谁也不信他们连手都没碰过。)所有这些,就是因为李维想要“乾坤倒转”,想要张小雅对他俯首贴耳言听计从,而他由此可成为在家里主宰一切的真正的爷们儿,并不是任由张小雅“摆布”!谁知,人家张小雅根本不理他那一套。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充耳不闻视而不见,让你有火没处烧有气没地儿出,就在你因达不成目的而抓狂之时,递给你两张纸,上曰——《离婚协议书》!李维当时是由于那股子傻冒劲头还在作祟,并且张小雅的态度又令他伤心,他认为张小雅其实并不在乎他,就十分痛快地签了字办了手续。临别时,张小雅一反平静常态,十分幽怨地看了李维一眼,眼睛里泛着层层泪花。李维立刻心痛,有些傻眼,自己都干了什么?!回到家里闷了两天,第三天彻底后悔。

 由于陷入了回忆和沉思,李维忘记了激动,时间也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了。

“铃——铃——铃”电话第二次骤然响起,把李维吓了一个激灵。看着电话,他直觉到这不是张小雅。之所以他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他在刚才的回忆中产生了深深的自责,认识到自己对张小雅伤害太深,即使张小雅不原谅自己也是在情理之中,并且他觉得自己其实根本就没有资格要求复婚。

“喂,妈啊…不过去了…嗯,我自己弄点儿吃就行了…晚上可能也不过去,再说吧。”挂掉了母亲的电话,李维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无助的孩子了。对啊,以前我就像小雅的孩子一样。李维想。自己当初是多么的任性和不成熟啊。李维又想。于是,他鼻子发酸,十分想念张小雅。

抬眼一看,竟然有11点半多了,早上还抱怨时间太慢呢。李维起身,点了一支烟,站在阳台上往外眺望,其实看不见太多的什么,对面的楼和一小块儿天空。他的脑子陷入了一片空白,眼神迷茫。烟抽完了,他并没有回屋,而是依旧站在那里继续让大脑空白。这对他来说是个意外,指的是空白。当李维回到屋子里的时候,他油然而生了一种成熟感或者叫做成长感。

中午饭,李维勉强吃了几口方便面,亢奋一消失,他便食不知味了。这时候,已经是12点半了,还有两个半小时。李维的心又开始出现间歇性的慌乱,但没有了早上的神经质激动,他只是捂着胸口仰靠在沙发上,眼睛时而闭上时而睁开。虽然他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要求复婚,但其实他是多么期待着张小雅的电话,他对自己说:我只要她回来,我爱她一辈子。

李维在之后的两个多小时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不安地来回踱步,坐下来之后又是左腿搭右腿、右腿搭左腿,点了的烟忘了抽,烧完了再点一支。打开电视缓解紧张,却怎么也无法把眼睛定格在屏幕上。

李维的心越来越乱了,心跳很快,还剩下5分钟就是3点钟了!竟然一直没有电话!李维感到了一丝绝望,他痛苦地摇头——我不能没有你啊,小雅!

还剩下两分钟了,李维迅速就做了个决定,他一定要争取,而不是这样被动地坐以待毙!这个决定一做,随之而来一个古怪的想法,或许这是张小雅在考验李维。此想法一出,李维毫不犹豫地就抓起了话筒,颤抖着摁着张小雅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嘟-嘟…”居然占线!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李维有点儿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儿?这说明什么?说明张小雅根本就不会给李维打电话,她在和别人通话,或者故意不挂话筒而躲避李维,是不是自己拨错了号码??李维举着话筒,脑子里迅速想到了这几种可能性,这时候还剩下一分钟零20秒,他用力捶了话筒槽再次拨号,依旧是占线…就这样重复了几次,3点已过一分钟零5秒,李维彻底瘫软在沙发里。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电话居然通了,传来了张小雅的声音。

“喂!小雅?!是我是我!小雅…”李维手足无措。

“有事儿吗?”张小雅声音冷淡。李维的心迅速凉了。

“我没有等到你的电话…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小雅,我不能没有你!”李维声音颤抖,真地哭了。

“我打了,就刚才,可是占线。既然你并不在乎我这个电话,那么我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请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了!”

“什么??刚才?我没有和别人通话啊!哦,对了,我刚才在给你打电话呢!就是差两分钟3点我开始打的,真的!你相信我!”李维后悔地想要撞墙!

“算了吧,我不想听,我还有事儿,挂了!”张小雅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

李维不能相信,竟真有这样巧合的事情,他给张小雅打电话的时候,张小雅也正在给他打电话。唉,是啊,自己都不相信,何况张小雅呢!

李维满脸的泪水,他的心倒是跳得不那么快了,但是却仿佛停止了,呼吸也很慢,屋子里一片寂静。李维无力地闭上眼睛,整个人陷入了无底的绝望而寂寞的深渊中。他们离婚那天,张小雅幽怨泛着泪花的双眼,此刻出现在李维脑海中,浮浮沉沉。李维自己也在这浮沉中渐渐地失去了生命动力,他认为自己永远失去了张小雅。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轻脆的响动打破了寂静,也使得李维睁开了双眼,刚才他仿佛死去了一回。响动自门上传来,有人在开门锁。是谁呢?李维纳闷儿,是他母亲?

门开了。一个年轻少妇从门外走进来,熟悉的身形和容貌,令李维惊讶万分!竟然是张小雅!李维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被雷击了似的盯着张小雅!

张小雅提着一个行李箱,关上门,并不看李维,而是径自走进了卧室。李维踉跄地跑过去,在卧室门口看着张小雅,他的脑子严重短路了。张小雅打开衣柜,从行李箱中取出一件件衣物挂进去,有条不紊地。“不是说同意复婚就三点之前打电话吗,你的电话是否占线与我是否打了电话没关系,我已经打了。”张小雅边挂衣服边平静地说道。

李维的心又跳得欢实了,而且他感觉自心脏内流出了一股暖暖的血液正发出悦耳的流淌声,流过全身。看着张小雅平静的动作,李维知道了:张小雅这个女人,自始至终就明白全部的事实:李维的幼稚和对自己的爱。而她这出“离婚计”简直就是以自己的爱情为赌注、两人的痛苦为代价,完成了一次惊险而完美的赌博,算是把他李维稳稳地拿住了治住了,使李维醒悟了成熟了。他心甘情愿被这个女人治一辈子,心甘情愿爱这个女人一辈子。

李维轻轻地走上前去,自背后紧紧地抱住了张小雅…

上一篇: 下一篇: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217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