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雨中奔跑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蝴蝶文集 > 在夜雨中奔跑
八月1日

时间:2007-08-01 16:08

在夜雨中奔跑

分类: 蝴蝶文集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1,184 浏览数 丨 字体:    

(一)

雨如瀑布,真可这样形容!劈头盖脸地倾倒下来,一把小小的雨伞显然过于孱弱而禁不起这样的折磨。我强撑着伞狼狈不堪地奔向小区广场,只跑出去十几米的距离我的鞋子和裤子就已经浸透了雨水。雨声惊天动地,像是谁站在天上往下一车车地掀翻了大豆,抑或是折射了古代的厮杀战场,我真怕立刻就会有黄豆大的冰雹砸下来。

夜色下,雨幕朦胧中,我隐约看见杨林撑着伞站在广场的路灯下,晕黄的光笼着湿漉漉的雾气罩着他,使我想起了某部浪漫电影或恐怖电影中失意的人或者鬼。

“老杨!老杨!”我喊着跑过去,但我的声音一出口就即刻淹没在了如万马奔腾般地雨声之中。

我终于跑到了老杨身边,大喘着气看他,而他表情十分平静地瞧着我。我想此刻我俩,一男一女,夜雨中被晕黄的雾光笼罩在路灯下,只能让人想到浪漫片而不是恐怖片了。

其实我心中有一股怨气,抱怨这大雨,抱怨老杨非在这大雨的夜里找我。

“干吗啊!出大事儿了??非这鬼天气来??”我把声音抬地很高,不然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楚。

“咱俩先找个地方吧,喝点儿东西,我真有事儿!”老杨的声音也是竭力地往我耳朵里钻。此时我看到老杨的脚边溅起了很高的水花,速度很快!

我俩继续在雨中前进,尽量把雨伞压得很低,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上衣和头部不被没头没脑的雨打湿。一路上没见到半个人影,偶尔有车打着晕黄的车灯缓缓开过,我们只顾闷头走路,像两个傻子或者木偶,朝着街角的24小时咖啡屋走去。忽然我听到杨林隐约的声音:“何云,这雨可真大!真大啊!”我疑惑地转头看杨林,而他只是看着前方专注地走着,我想一定是我听错了。

“老杨!”我拽住杨林。

“我们比赛吧,看谁先跑到咖啡屋!谁输了谁掏钱!”我喊完就撒开丫子跑了,雨水更加猛烈地打在我的身上,水花在我的脚下溅起很高,而本来就已经水湿淋淋的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只顾享受着大雨中奔跑的洒脱与快乐。当我冲进咖啡屋之后,我才发现,杨林并没有追上来,我在门口看到他依旧和刚才一样专心而平稳地走来。

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服务生正趴在吧台上打盹,我拣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坐下来等杨林,脚底下缓缓地流淌出一行行地“小溪”,我想我快变成水生盆栽了。很快,杨林就走了进来,他径直走到吧台边以手指轻敲台面,向醒过来的服务生指了指我这里,就走了过来。

“你输了!”我说。

“一个人的比赛哪来的输赢?”杨林轻轻一笑。他总是这种笑,有一丝讥诮和轻蔑。靠,我习惯了!

(二)

一大杯冰咖啡和一大杯热牛奶在我们千呼万唤下总算端了上来,我抱过牛奶就猛喝了一大口,说实在的,在这样大雨瓢泼的夜里能喝上这么一杯热乎乎的牛奶,真是舒服地让人心痒。

“冷吗?”杨林忽然问到,手握着那杯冰得沁出了水珠的咖啡。

“你是问我还是问你手里的咖啡?它是冷地够呛了!”

“贫!”他斜睨了我一眼,抓起咖啡杯喝了一口。我又嬉皮笑脸地喊服务生要了两份点心,准备好了与杨林的彻夜长谈。

“到底什么事儿?”我问到。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把视线挪开,掏出烟,挑起一支点上了。看这架势… …

“园园走了。”杨林说,口气很平淡。而我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园园走了?走到哪儿去?

“去哪儿了?”我问。

“不知道。”杨林的回答让我很惊讶,什么叫不知道?她是你未婚妻,你怎么不知道?这时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你是说…你说明白点!”我变得严肃了。

“呵!还能怎么说呢?她失踪了,或者说是逃走了,不会回来了,至少几年内不会回来了。”杨林吐出一口烟,烟雾中我看见他的苦笑一瞬即逝。

“为什么?”我很费解,园园逃走背后的原因。上个星期他们两人还在我面前亲亲热热地说着结婚的细节,我有点怀疑杨林在和我开玩笑。“你骗我吧?”我迟疑地问。

杨林摇头,此时我才看出了杨林脸上的疲惫,一个熬夜熬过了火的人才有的疲惫,下巴上未刮的胡茬,双眼布满了血丝。一支烟熄灭,新的一支又点上。我相信了,园园走了,失踪了,逃开了,不管什么原因,这是事实了。

“老杨…”我轻声唤到,不知道也不敢说什么问什么,怕此刻脆弱的他被我一触即碎了。

“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了,她会离开我。即使我们决定了结婚,即使我们已经买好了房子,即使在谈论着结婚的时候,我也看不到她穿婚纱的样子,我所能看到的只是她离开时的背影。我已经做了无数次这样的梦。”杨林缓慢却出奇坚定地说着。我挺意外,他们是那么般配,在我眼里,他们就是天生的一对,没有人比杨林更适合园园,也没有人比园园更适合杨林。可是,怎么会这样?

“也许,没准儿…你知道结婚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她需要适应,她一定是到什么地方旅游去了,给自己独处和平静的时间。过几天,她就回来了。”我试图安慰杨林,也试图让自己相信这个说法。

而杨林只是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戒指放在桌上,我认出这是他们订婚戒指中属于园园的那一枚,上个星期还戴在园园的左手无名指上。园园竟然真地走了!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有些激动。

“不相信爱情。”杨林很平静地说道。

(三)

当杨林说出“不相信爱情”这几个字的时候,我的心中一片抽搐,甚至生出了一丝恐怖。

“爱情那么美,怎么会不相信呢?不是谁都能有这样美的爱情…”我喃喃自语,泪水夺眶而出,竟然觉得一阵委屈。

我的眼泪一定触动了杨林,我的自语一定也说到了他的痛处,杨林的眼睛里有波动着的光芒,我知道那是眼泪,他右手手指间的那支烟静静地燃着,烟雾袅袅升起,在空中散去,而他的左手,还戴着那枚订婚戒指。

“就是因为太美,因为不是谁都能有,所以她不相信。”杨林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说。我依旧泪流不止,为我一直所追求和羡慕的爱情遭到背叛和怀疑。

“何云。其实,我也不相信。”杨林的话如当头一棒敲在我的头上,我惊呆似的看他。

“我爱园园,我相信她也爱我。每次我抱着她看着她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特别幸福,甚至想哪怕让我们立刻就死我也愿意,可同时我又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真的,我说不清楚,很不真实,而且有一些害怕。”杨林渐渐地激动起来。

“害怕什么呢?”伴着这个问题的我,也有些害怕听到答案。

“怕我会马上不知道如何爱她,怕有一天我不再爱她,我能在她的眼睛里看到跟我一样的幸福和茫然。因为太美好了,所以感觉像是泡影,我和园园都有一种不安全感。”

我的眼泪已经停止,因为我理解。太美好,所以是泡影,我有深深的体会。然而我所经历的那些美好不过是一瞬即逝地真正的泡影,而杨林和园园的美好,却是经历和存在了很久,怎么可能就这样消散?怎么可能依旧是不敢确信呢?我一直相信着的杨林和园园的爱情,此刻变得让我怀疑,我被骗了,我被这虚伪的爱情骗了!!

“你们两个骗子!!”我咬牙切齿。

杨林苦笑。

“是啊!或许我们并不相爱,我们骗了爱情。也或许我们真的相爱,而爱情的幻象骗了我们。”杨林眼睛里的光芒再次闪动。

“算了吧!别总拿爱情当幌子!!你们就是不爱,根本就不爱!!”我愤恨地说着,此刻我还是不能接受关于爱情的谎言,甚至不去计较我的话是否会伤害了已经受伤的杨林。

“是,何云。园园走的这几天,我痛苦伤心,可是我却从未有过的轻松,这轻松让我很惊讶!!我没想到我和园园,我们原来竟是这么沉重的。我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也不愿意想了,如果园园现在很轻松,那么她就是对的,她比我勇敢多了。”杨林有些艰难地说了这些话,之后便陷入了许久的沉默。

窗外的夜色正浓,玻璃上蒙着薄薄地水雾,我看不清外面的雨,雨水打击地面的声音却十分清晰,想必是比刚才小一些了吧,雨也会累,累了就会停。

(四)

店里很静,除了轻轻的音乐——王菲在唱着《流年》。这种情境下,听这首歌,真不知道是合宜还是失宜。杨林沉默着,抽着烟,他的样子让人看了难过。我后悔刚才对杨林说的话,我怎么能说他们是骗子,说他们根本就是不爱呢?

我知道,我了解。对于杨林,园园是多么大的幸福。对于园园,杨林又是多么大的幸福。想到他们在一起时的亲密和般配,看着杨林此刻失意的样子,我的眼泪又控制不住地泛起。他们是真心爱对方的,哪怕承受不住了这爱。

我不是杨林或园园,我无法体会到他们内心所承受着的,无论是爱着时,还是分开时。我能做的,只是一个朋友该做的,陪伴和倾听,如果这算是抚慰的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服务生依旧趴在吧台上打盹,雨依旧在下,烟依旧在弥漫。

门开了,又走进来两个年轻人,看样子是情侣,他们大声叫着服务生点咖啡,坐下来有说有笑,安静的氛围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同时又注入了那么一种鲜活的空气。他们朝我们看了看,小声嘀咕了几句,之后又是无所顾忌地说笑,这让我有了一种振奋的情绪,刚刚的沉闷失落退去了一些。

“何云,我们出去走走吧。”杨林突然说,他终于开口了。

“嗯,好。”我像个没有脑子的机器站起来,又一次走进了雨中。

雨小多了,空气十分清爽,天空是干净的黑。我走在杨林撑着的伞下,于雨中漫漫踱着。杨林高大的身躯并不令我担心这夜里有什么危险。

“何云,你说这雨好不好?”杨林问。

“好啊。雨把空气冲洗地干干净净,也让这夏夜不闷热了。”我说,深吸了一口气。

“那我们跑吧。”杨林说完就把雨伞拿开了,我立刻傻了,毫无准备地被雨劈头盖脸地打着。

“啊!!你干吗啊!!”我大叫着。

杨林却疯子一样奔了出去,我听到他的恣意呼喊被雨丝割得支离破碎,却声声不断。雨的清凉爽快令我兴奋不已,朝着雨幕中的杨林奋力追去。我们尽情地跑着,淋着大雨,忘记了一切,忽略了一切,只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欢乐和畅快。

——:如果你看到在夜雨中穿梭奔跑并大声欢叫着的两个人,一定是我和杨林。

上一篇: 下一篇: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93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