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蝴蝶文集 > “莉莉”
三月20日

时间:2007-03-20 20:39

“莉莉”

分类: 蝴蝶文集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1,798 浏览数 丨 字体:    

我为那头叫莉莉的狮子感动,我想住在那样辽阔的原野边上,住在那样温暖的木屋里,每天在夕阳中和莉莉、猎人一起散步,所以我把它写了出来。

(1)

我站在莉莉出生的那个很高很辽阔的原野上,草长莺飞,微风习习,时而有野鹿跑过,有不认识的鸟儿落下飞起。这里的空旷如此安详。我想着莉莉出生时候的样子,漂亮的小家伙,浑身湿漉漉的,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对母体充满了留恋。我想着莉莉在原野上奔跑的样子,四肢矫健,风一般自由奔放,我想起那句话:“莉莉不知道,自己之所以迷恋奔跑,恰恰是,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叫做奔跑。”

我环顾四周,看不到猎人的房子,有的只是无边的原野和几乎被树丛隐没的山谷。阳光无遮无拦地铺洒在这片土地上,一切都那么清楚明白,然而我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可以找到莉莉,我也不确定,莉莉是否还在这片原野上,是否还和猎人生活在一起。我在我的目的地毫无头绪地走着,寻找着莉莉的踪迹,辨认着莉莉出没过的树丛、沟壑。

我不知不觉走进了山谷,走到这里我恍然,这里不就是莉莉遇到阿朗的地方吗?我顺着水声走着,期望着潮湿的泥土上有着花蕾一样的脚印。终于,我走到了那个峡谷,不大却很深的峡谷。是的,就是这样,瀑布从遥远的、看不见尽头的地方汹涌而来,欢腾地在峡谷中粉身碎骨。水流不到地方,落满了火红的枫叶。我兴奋着,就是这里了,莉莉在这里看到了阿朗,在这里,阿朗神明一般轻盈地纵身跃过了深邃的峡谷。

我站在峡谷的边缘,看水在破碎,听水在尖叫,想象着阿朗跃过峡谷。

“这里很危险,别站那么近。”温柔的声音平静地在我的身后响起。

我转过身。庞大的、端庄的、优雅的,一头漂亮的狮子看着我。

“莉莉!”我毫不怀疑,此刻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莉莉。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丽,像是一位尊贵而温婉的王后。不,她就是王后,是阿朗那个没落王子的妻子。

莉莉优雅地走到我的身边,凝望着峡谷,水流冲击带起的风,拂着莉莉干净透亮的浅色毛发。她是那样的深情,又是那样的平静,她一定想起了阿朗纵身一跃的样子,她觉得好看死了,她说她永远看不够。

“走吧,猎人为你准备了烤鹿肉。”莉莉转身,尾巴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度。

我跟在莉莉的身后,向着猎人的家走去。

“猎人好吗?”我问。

“没什么变化,也许有一些老了。他很高兴你来,像个孩子。”莉莉说。莉莉说起猎人就像说起自己的丈夫、儿子。

我很想问一问小朱砂的情况,但莉莉平静的神情,使我不忍心对这个母亲提起她可怜的女儿。

(2)

猎人的家在原野的边上,被夕阳的红笼罩着,呈现出一片安详。莉莉说:“太阳每天就是落在猎人家的烟囱里了。”烟囱装不下太阳,只装得下柔弱无骨的烟,我看到了和莉莉被猎人抱回家那天从烟囱里冒出来的一样的烟。“他在给你烧洗澡水。”莉莉说。不知道为什么,莉莉这样说的时候,我恍惚觉得时光倒转,而我变成了那个刚出生的莉莉。

猎人站在门口迎接着我,他高大的身躯依稀可以看出曾经的意气风发。莉莉说得对,猎人有些老了,他的神情十分平和而看不到凛冽。他的视线的确像一只翅膀被折断的鸟,停留在你找不到的某个点上,但是,虽然它们看不见这个世界了,它们却仍然像传说中的那样,像暗夜中比夜晚本身还幽深的湖泊。

“你好啊?欢迎你。”猎人的笑像个老人一样慈祥,却看得出孩子一样的高兴。我走上去,和猎人拥抱在一起,向他表示我的友好,并且像是久别归家的亲人。

猎人的屋子很暖和,满室松香,墙上挂着象征着猎人标志、立下过不少功劳的、为猎人挣来许多荣耀的猎枪,散发着幽幽地金属光泽和时间溜走的痕迹。那张大大的橡木床让人看上去就顿生温暖和安全,而壁炉旁的地板上,铺着一张金黄色的、厚厚的毛皮,我惊诧了,这就是莉莉的母亲啊!此刻我才记起,是猎人杀死了莉莉的母亲和阿朗。

莉莉微笑地看着我,她身旁的猎人也微笑着,一人一狮是那样和谐。我想起了莉莉问巴特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可以在一个只有你们俩的时候,跳起来咬断他的喉咙。”巴特说:“其实他也想过同样的事情,他可以用猎枪打穿我们的脑袋。他爱我们,这是真的。”

我对他们抱以同样的微笑。猎人把莉莉抚养长大,又告诉莉莉去寻找自己的生活,他那么爱她。莉莉爱他,可以原谅他,我为什么不能理解呢?

猎人和莉莉坐在门外的夕阳下,我泡在猎人为我准备的洗澡水里,散发着松香的热水把我的疲劳一扫而空。我忽然觉得,猎人和莉莉是在为我守护,在无人的原野上,在浪漫的夕阳下,在温暖的木屋旁。我环视着这个不大的屋子,曾经这里住过两个人、两只狮子、一只狗,而如今,只剩下莉莉和猎人的相依相守。

晚饭是香喷喷的鹿肉,猎人说这是莉莉带回来的。我咬着鹿肉的时候,竟像是莉莉咬断野鹿脖子时一样的熟练。我注意到莉莉吃的也是熟肉,莉莉说:“和猎人在一起,我还是喜欢像人一样吃东西。”猎人滔滔不绝,讲着莉莉小时候的事情,关于巴特的事情,他曾经在祭祀典礼上被人们当作英雄一样抬起来的事情,还有小朱砂。他在说到小朱砂的时候,满脸的疼爱就像提到莉莉小时候一样,他说:“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是个小公主。”猎人说到朱砂的时候,莉莉眼睛望向窗外,她一定很思念自己的女儿,她和阿朗的女儿,那个可怜的被送进动物园的小狮子。

猎人还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上面是一只活泼的小狮子,明亮清澈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镜头,歪着的小脑袋娇憨逗人,额头上有一小块红色圆圆的胎记。她漂亮极了,我听说她很像小时候的莉莉,但比莉莉更加妩媚。我还听说,朱砂会让所有原野上的飞禽走兽明白什么叫做风华绝代!但我知道,她不可能做到,因为她的一条小腿是残疾的,她无法奔跑。

晚餐进行的很愉快,猎人的热情周到,莉莉的温婉柔美,点燃着炉火的小屋。

(3)

第二天,当我从猎人那张大橡木床上苏醒的时候,阳光从窗口射进的光线轻覆在我的脸上,使我顿生童话般的错觉。餐桌上放着新鲜的牛奶和松子面包,还有香气扑鼻的香肠,我知道这些都是原野外小镇上的人们送来的,他们并没有因为猎人的失明而忘记他,还是像从前一样尊敬他。我十分惬意地享用了早餐,然后走出屋门。

原野上的清晨空气清新袭人,一个吸气就透彻到了肺的底部,让我神清气爽。新升的太阳愉快地把光线投给原野上的一切,也就在此时,我看到了莉莉的奔跑。迅捷、无所顾忌、自由、放逐,带着风,风扫过草地,划破阳光,翻卷着空气,莉莉以她依旧年轻的力量征服着原野上的飞禽走兽、山水树木。我想莉莉在奔跑的时候一定想起了很多往事,想起了巴特、年轻时的猎人、阿朗、朱砂,那些快乐的日子。

猎人在不远的地方踱着,就像他不曾失明一样。我朝他走去,他的听觉很灵,很快就朝我的方向微笑着迎接我。

“早啊。”我说。

“早上好,睡得还好吗?”猎人轻快地问我。

“嗯,非常舒服,我很喜欢那张大床,谢谢你。”我由衷的说到。我一夜无梦。

“那就好啊,我还怕你不适应。”猎人听了似乎很开心。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来?”我问。

“呵呵,你是来看莉莉的,当然也应该是顺便看看我吧。你是一个好姑娘。我说的对吗?”猎人的脸上出现调皮的神色。

“啊哈,你说得对。”我看着猎人虽然失明却依旧幽深的双眼,又看看奔跑着的莉莉,说:“我来看你们。”猎人温柔地笑了,给了我一个宽厚的拥抱。然后我们向莉莉走去。我问:“朱砂还好吗?”猎人的脸上有着父亲一般的慈爱和一些无奈,说:“朱砂很想念莉莉,动物园多么的乏味啊。”我问他:“为什么不让朱砂和你们在一起生活?”猎人摇摇头:“无法奔跑,无法追上猎物,动物园倒是一个好的去处了,在那里,她可以活下来。”我无言以对,慢慢走向那个奔跑中的失去自己女儿的母亲。

我跟着猎人和莉莉去了树林散步,莉莉走在最前面,昂着头,优雅端庄。草丛中窜过不知名的小动物,鸟儿扑棱地从树杈间惊起,颜色瑰丽的野花随处可见。我们慢慢地踱着,阳光从高大的树冠间伸进来射下道道光线,洒在地上便是片片斑驳,空气中弥漫着大自然的温润气息。莉莉的毛发闪闪发亮,悠闲地走在真正属于她的世界,接受着自然万物对她的顶礼膜拜。我突然想到,我忽略了,莉莉是狮子,是森林之王。

“如果巴特在,莉莉会活泼一些。”猎人轻声说。“你们很想念巴特吧?”我问。“是啊,巴特从出生就跟着我,帮着我给村民猎杀祭祀的动物,比如莉莉的母亲…他是我的孩子和朋友,他很疼爱莉莉,像是一个真正的哥哥。可是,他毕竟是一条猎狗,我想他离开的时候并不难过,因为我和莉莉陪着他,他没有任何痛苦就在睡梦中离我们而去。”我牵着猎人的手,他的手很宽大,有着厚厚的茧子,他说起巴特的时候,掌心十分温暖。

正走着,突然莉莉向前方跃出,简直像是出膛的子弹一样快,待我看清楚时,莉莉的嘴下已经躺着一只野鹿,脖子汩汩流着血。

“啊哈!明天我们可以带着这只鹿进村子去换东西了。我们顺便去喝一杯怎么样?”猎人开心的说着。我知道猎人还是怀念失明前快乐的日子,有莉莉、巴特、镇上的酒馆、酒馆里人们的热情招呼、美丽热辣的老板娘。

(4)

镇子上很热闹,货摊上摆着琳琅满目的商品,随处可闻的爽朗笑声,窜来窜去的孩子们看到猎人背上的鹿都嚷嚷着要吃鹿肉,但只是新鲜了一会儿就都散去了。几乎每一个见到猎人的人都热情地和他打招呼,并且夸奖一番莉莉,他们说:“漂亮的姑娘,能干的姑娘。”热情的人们也向我打招呼,令我感觉雀跃。

猎人把鹿肉送到了卖肉的掌柜的那里,得到了一些钱,他用这些钱买了一些蜡烛、一张新床单,并且给我买了一顶帽子,他说,原野上的阳光经常很烈。我们走进了酒馆,见到了那个红鼻子的木匠,他给莉莉做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浴盆,见到猎人和莉莉来了,他的鼻子更红了。我还见到了那个美丽的老板娘,她比我想象的老了一些,但依旧风韵犹存,目光热烈,并且跟猎人调侃着高声笑着。莉莉说:“老板娘曾经很喜欢猎人。”

我们回到木屋的时候是下午时分,猎人累了需要休息。我和莉莉出了门。

走在莉莉的身边,我除了有那么一些的不真实感之外,还有着那么一些自豪,因为莉莉的美丽,莉莉在动物界的无上地位。莉莉是宽容的温存的,但莉莉也是威慑的凛冽的。一路上,我只是在莉莉的旁边走着,欣赏着她的风姿,在她平淡的神情中寻觅着她少女时代的活泼。我很想和她谈起猎人、巴特、阿朗、朱砂,还有那个被阿朗爱上、差点儿被阿朗咬死、为猎人射杀阿朗所救、抛弃了猎人、带走了朱砂的粉色女子婴舒。但我没有,发生的一切我都了解,那些都是莉莉的痛和伤,我无从开口。而莉莉的宽容和平静,更是令我敬佩和不忍。

我和莉莉进了山,并且又一次站在了那个深深的峡谷的边缘,瀑布从远处奔来在谷底碎裂,耳边响着水的狂欢尖叫,水边落了满地的火红枫叶。

“阿朗说,住在原野上的每一只狮子都要跳一次这个峡谷。每一只,一辈子,总要从这儿跳一次,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莉莉幽幽的说。她主动提起了阿朗。

“阿朗很勇敢,我知道他能很轻松的跳过去。”我说。

“是啊,他跳过去的样子好看极了,他是王啊。”莉莉的眼睛里泛起了温柔,和一抹少女的娇羞。

“阿朗是爱你的。”我说。

“我的初恋是猎人,而阿朗也爱上了人类,但是,我们是狮子,我们很相爱。我说过,即使他离开我,我也不会离开他。”莉莉开始忧伤。正是她纵身向阿朗的飞跃,失明的猎人才准确无误地射杀了阿朗,肚子里的朱砂才受伤导致了残疾。

我坐下来抱住莉莉的头,她柔软的毛发在我的脸上轻轻颤动。莉莉侧卧着,紧紧靠着我,此刻的莉莉不再是那个端庄的王后,而是一个脆弱的小姑娘。我们依偎在一起,向着深深地迸溅水花的峡谷凝望着。莉莉,让我成为巴特吧,让我陪着你吧。

就这样,我们一直坐着,看着太阳隐没在山的一侧,看着星星悄悄点亮在夜空。太阳下山的时候我想,它又要掉进猎人的烟囱里了,烟囱里又冒着柔若无骨的烟了。星星点亮的时候我想,曾经,莉莉和阿朗就这样依偎着在满天星斗下睡觉,阿朗说:“我每天晚上都会卧在能给你挡风的那一边。”而此刻,莉莉卧在我的身边,我的手能触到她柔软的毛,我的身体因她身体散发着的热量而温暖,这个夜晚,是谁给谁挡风?

我想起莉莉问过阿朗:“阿朗,你知道为什么月亮很好的时候看不见星星,星星很多的时候看不见月亮吗?”

我兀自说起:“月亮碎了的时候就变成了满天的星星。”莉莉微微点头,我感觉到了。这个夜晚,我陪着莉莉思念阿朗。

(5)

我决定到城里的动物园去看看小朱砂。我惦记着那个小家伙,惦记着她的美丽和她是否过得快乐。猎人给我准备了内容丰富的行囊,里面有香肠、面包、烤鹿肉,甚至还有一瓶松子酒,和一些钱。莉莉在旁边看着,认真地,不放过一个细节。莉莉一定很想去看看朱砂,但是不可能,一头庞然狮子怎么能走进城里去。于是,我此去不只是一个人的愿望,更是带着猎人的挂念和莉莉的思念,这个使命,在临行前更是根深蒂固。

莉莉和猎人把我送到镇子上。一路上猎人都在嘱咐我要小心要早点儿回来要替他好好看看朱砂,如果可能则一定要替他亲亲朱砂。莉莉却一路沉默,我知道她内心的忐忑,她平日里只是想着朱砂是否过得很好,而我这一去就会带回确切的信息,她既想听到朱砂的情况,又怕听了后难过。我只是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头,给她一点点地安慰。

我乘坐一辆猎人为我预定的吉普车出发了,颠簸了几个小时才进了城,并顺利找到了动物园。动物园里的动物很多,老虎、猴子、狼、大象、野猪,在笼子里发狂或者发昏,而我只是一心寻找着朱砂,我美丽的小公主。

当我看到那个圆圆的红色的胎记的时候,我的心狂跳不止。朱砂长大了,身子快要和莉莉一样大了,她的确很漂亮。朱砂和莉莉很像,正如猎人说的,她比莉莉更妩媚,甚至我可以在她的眉宇中看到属于阿朗的那种霸气。可是,她的一条后腿弯曲着,她的神情里有许多的落寞和忧郁。她不能像莉莉那样拥有整个原野,不能尽兴地奔跑,不能在夕阳中捕捉野鹿,她只能在这小小的笼子里被人类指点观赏,她的使命就是活着让人类知道狮子的模样。我终于能够体会到莉莉内心中,对女儿的爱念和愧疚。

因为莉莉和猎人的缘故,朱砂在我看来像是亲人,而我的亲人被关在笼子里消磨着生命,这让我十分心疼。我走上前去,看着她。她歪着脑袋看着我,也许从我的眼里看到了不同于别人的表情,所以她十分好奇地眨眨眼睛,这说明,她还是个孩子。

“嗨,朱砂,你好啊。”我微笑着向她打招呼。

“你是谁?”朱砂的声音很稚嫩好听。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是猎人的朋友。我来看看你,替他们看看你。”我说。

“妈妈的朋友?”朱砂的声音颤抖着,眼睛里闪出意外的光彩,并很快蓄满了泪水。

我把手伸进笼子里,抚摸着朱砂的小脑袋,她委屈的样子让我不禁落泪。她还是个小女孩啊,曾经被妈妈和猎人疼爱的无忧无虑的孩子,曾经对城市里的霓虹灯充满向往的孩子,曾经在吉普车上的铁笼子里哭喊着妈妈的孩子。

“好孩子,不哭,不哭。”我尽量温柔地抚慰着她。

“我妈妈好吗?猎人爷爷好吗?”朱砂啜泣着问我。

“好,他们都很好,都很想念你。亲爱的小朱砂,你好吗?”我笑着。

“不好,这里很闷,我很想原野,还有猎人烤的鹿肉,我很想出去,我都快讨厌死这里了。”朱砂委屈地说。

我把背包里猎人准备的鹿肉拿出来,喂给朱砂。朱砂开心地吃着,享受着久违了的美味和我的抚摸,看着她娇憨的样子,我想,她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啊。孩子很容易满足,她嚼着鹿肉的时候也不忘记对我微笑。我想多陪她一会儿,和她说说话,消解一些她的寂寞,但是,一个凶悍的男人走过来对我大吼,他是管理员,在埋怨我喂狮子食物并把手伸进笼子里。我很想和他理论,但他愤怒的样子不给我留一点儿多呆一会儿的余地。

我被管理员拉扯着离朱砂越来越远,朱砂在笼子焦躁地踱着步子,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我能听见她无助地喊我。我可怜的小公主,可怜的朱砂。

(6)

我第二天中午回到了木屋,只有猎人煮了咖啡热了苹果派在等我。我把朱砂的情况告诉他,他显得很难过,不停地叹气,并喃喃地说着:“可怜的孩子。”猎人说,别把实情告诉莉莉。

猎人说,我走后,莉莉一直在奔跑,把原野都跑遍了。

我没在原野上找到莉莉,我知道她去了哪里。

阳光倾泻在奔流而下的瀑布上,一道缤纷的彩虹穿过水流架在峡谷半空,在峡谷边,莉莉静静地卧在那里,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从她的面前,不时飘下一片火红的枫叶。这情景真是太美了。我轻轻地走过去,在莉莉的身边坐下来。

“朱砂很好。”我说。

“没有一种动物离开大自然之后会很好。那只不过是为了让她活下去。”莉莉说。

“我会常去看她,给她带去香香的烤鹿肉。”我说,无奈地笑了。

莉莉一定是想到了朱砂贪吃鹿肉时的憨态可掬,她一定也是笑了,一只狮子也会笑。

莉莉已经不再年轻,她的身体里有了太多的痕迹,出生、成长、欢乐、爱情、生育、杀戮、生离死别、甚至还有过仇恨。她早已跃过了那个峡谷,完成了一个狮子的使命。

“猎人,离不开我。”莉莉说。

“他离不开你。”我说。我知道,她也离不开猎人。

“他杀死了我的母亲和我的丈夫,可是我无法恨他,我的生命是因为他才得以延续,我所有的苦难都是因他而起,可是他给我那么多的爱,在我体内懵懂地积蓄起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抵御所有的苦难。”莉莉说着,凝视着峡谷的深处。

“莉莉,我想和你们生活在一起。”我把头靠在莉莉的头上,手臂圈着莉莉的脖颈,温暖极了。

“我们回家吧。”莉莉说。

我们站起来,向着山外走去,向着夕阳中的木屋走去,夕阳的光辉把原野照成了一块绚丽的毯子,四处弥漫着安静祥和的气息,木屋的烟囱里冒着袅袅的青烟,我隐约闻到了烤鹿肉的香味儿。

猎人知道我们回来了,站在门口朝我们的方向愉快地挥手。

“看啊,莉莉,他多像个孩子。”我说。

莉莉的尾巴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向着猎人昂首走去。

上一篇: 下一篇: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66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