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和奶酪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蝴蝶文集 > 猫和奶酪
三月18日

时间:2007-03-18 01:33

猫和奶酪

分类: 蝴蝶文集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928 浏览数 丨 字体:    

“杀死猫的方法不只是用奶酪噎死它。”
———英国民间谚语

(1)

— 我是“天方夜谭”。

— 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吗?

— 一只猫被奶酪噎死了。

— 哦。好幸福。

— 为什么?谁幸福?

— 那只猫啊。

— 猫吃奶酪吗?

— 不知道,但我知道狗吃。

— 猫那么幸福,那你愿意做那只被奶酪噎死的猫了。

— 我想做那块奶酪。

— 为什么?

— 更多地体现了价值。(在体现自我价值之外,意外地发现了另一种更重大的价值。)

— 是什么?

— 不仅可以吃,而且可以杀死一只猫。

(2)

辛迪先生是一只猫,而且是纯种名族猫,体态优雅,有着纯白色的长且蓬松的毛,以及一双神秘幽深的蓝色眼睛,总之,辛迪先生是一位很漂亮的绅士。

大多时候他很慵懒,尤其是每天的午后,在洒满阳光的落地窗前,他把身体拉得很舒展,眯着眼睛看窗外的草地,偶尔打个长长地哈欠。辛迪先生对于这样的午后很满足,因为不只能够晒太阳,还能够享受到加了肉松的牛奶,对于一只猫来说,还有什么比午后阳光和下午茶更为重要的呢?

最近辛迪先生有些郁闷,因为家里多了个人,一个有洁癖和畏猫症的18岁少女。辛迪先生总是以一种嘲弄的口吻说:“噢,那个可怜的叶丽亚小姐。”

说叶丽亚可怜,是因为她第一次见到辛迪先生的时候,着实被吓得歇斯底里。辛迪先生以一种绅士般的姿态出现在这个女孩面前,本以为她会惊喜地抱起他高兴地送上热情的吻,却没想到叶丽亚小姐送上的却是一声尖厉的惊叫,并厌恶地跳开了。辛迪先生觉得,自己也被她吓倒了,但他认为患有畏猫症的人更可怜,这种人不能享受猫给她带来的生活趣味。

“噢,那个可怜的叶丽亚小姐。”此刻辛迪先生打着哈欠,瞥着草地上那个有着尖尖下巴和褐色头发的正做着白日梦的女孩。辛迪先生以为叶丽亚是个喜欢做白日梦的女孩,她总是看似很浪漫地撩拨着垂于胸前的长发,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大概在幻想白马王子吧,可怜的小姐。”辛迪先生慵懒地想着。

其实多了这么一个人也没什么,不是很影响辛迪先生的生活,但叶丽亚对他的嫌恶却时常败坏情绪。这已经很糟糕了,对一只慵懒的、在家里活动自由、并受主人宠爱的贵族猫来讲,更是如此。比如呢?

比如,有时候辛迪先生迈着悠闲的脚步穿堂而过时,叶丽亚小姐会突然在他的面前出现并惊叫,吓得他一激灵。

比如,叶丽亚小姐总是大喊着:“噢!猫毛!脏死了!”或者,“噢!猫爪子印!太可怕了!”这种时候,家里的佣人就会迅速出现并把那根猫毛拣走,把爪子印狠狠擦掉。

比如,在主人和叶丽亚小姐聊天的时候,辛迪先生不能趴在主人的膝盖上被主人爱抚,这多少都会疏远主人和他之间的感情。

辛迪先生是个善解人意的绅士,所以他现在尽量避免出现在叶丽亚的面前,尽量减少他在家里的活动,并比之前更注意保持自己的清洁。可即使如此,他还是能够时常惊扰到那个敏感的洁癖的有畏猫症的女孩。女孩的尖叫声在家里的各个角落此起彼伏,折磨着辛迪先生的耳朵和心灵。

辛迪先生很困扰,本来他以前认为作为一只猫很幸运,但现在他觉得做一只猫很烦心。

(3)

— 可是作为奶酪很无趣,发酵、被吃掉,或者变质,杀死一只猫的机会几乎为零。

— 还是做奶酪。

— 为什么?

— 简单,不用思考。

— 你讨厌生活吗?

— 不是,只是做那只猫的话,会被噎死。

— 可是奶酪在噎死猫的同时,自己也融化而死。

— 奶酪融化了还是奶酪。而那只猫,死得很可笑,被噎死了。

— 奶酪的一生很无趣。但那只猫被噎死之前很可能生活地很幸福,睡懒觉、晒太阳、玩毛线球,还会谈恋爱,和别的猫打架。

— 的确是这样。

— 那你还做奶酪?

— 是。无可救药吧?

— 难以理解。

(4)

这几天,辛迪先生发现叶丽亚小姐总是从草地上转过头来望着这边,一副潜心思考的样子。

“噢,可怜的叶丽亚小姐,又在做白日梦了。”辛迪先生半眯着眼睛,因为哈欠,那里面蓄满了泪水,这使他漂亮的蓝眼睛更加迷人。

坦白地说,叶丽亚小姐长得虽有些刻薄,但模样的确还是不错的,应该有很多的男孩子喜欢。但她住进来的这些日子,辛迪先生没见到一个男孩或女孩来找过她,她似乎没有朋友。辛迪先生想,本来他可以做她的朋友,每日被她纤细的手指抚摸,被她含情脉脉的双眼凝视,甚至还可以吃到她亲自为他准备的牛奶肉松,但是现在看来这是完全不可能的。这很遗憾,叶丽亚小姐错过了一个忠实的朋友,即使他是一只猫。

最近佣人的情绪很焦躁,今天,她向主人抱怨:“噢,我亲爱的太太,我不得不对您说,这简直太糟糕了。辛迪是一只很让人喜欢的猫,它优雅漂亮而且很讲卫生。可是叶丽亚小姐的出现,让我觉得很难应付现在的局面,我每天要不停地跑来跑去,就为了那些猫毛和猫爪子印,还有几乎看不见的灰尘。太太,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被叶丽亚小姐和猫毛猫爪子印逼疯的!”

辛迪先生很为这个佣人担心。他们相处地很融洽,并且佣人烤的鱼十分好吃,如果她被逼疯了或者逼走了,那么今后他很难过得舒服了。

但是很快,辛迪先生就不再为佣人担心了,因为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了。

叶丽亚小姐似乎太敏感了,她总是带着一副脆弱不堪的样子把头埋在主人的胸前,楚楚可怜地说:“噢,姨妈,辛迪吓倒我了。”似乎辛迪的存在使她备受折磨。这个时候,主人就会让佣人把辛迪抱走,关在某个远离叶丽亚的房间里。

辛迪先生很快发现,那个叶丽亚小姐在处心积虑地赶走他。她总是委婉地对她的姨妈说:“噢,姨妈,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很幸福,不需要别的什么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或者,“噢,姨妈,我觉得自己的神经越来越脆弱,辛迪总能吓倒我。”甚至有一次,她还说:“姨妈,我知道利物浦的科菲姐姐也很喜欢猫,尤其是白色的贵族猫,就像辛迪。”

辛迪先生知道主人很喜欢自己,从她对自己的宠爱就能看出来,他们已经相处了3年,始终非常融洽安宁。他陪着主人度过了那么多孤独的日子,主人总是抱着他叫道:“我的辛迪。”辛迪先生想,主人不会舍得他走,然而那个可怜的叶丽亚小姐对他的厌恶很可能影响主人的想法,并且最近主人确实不再那么需要自己了。

这天晚上,在确定了叶丽亚小姐已经睡着了以后,辛迪先生悄悄地走进了主人的房间。主人正靠着枕头在灯下看书,辛迪跳上了床伏在主人的腿上,主人抬起头看见了辛迪,辛迪先生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和温顺,哦,猫也会使用一些招数的。主人放下书抱起了辛迪,亲吻了他的额头,抚摸着他蓬松的毛。辛迪先生很楚楚可怜地“喵…”了一声。主人叹了口气说:“噢,我的辛迪。你一定担心叶丽亚会把你赶走吧。哦,辛迪,我亲爱的,我不会把你送走的。”听主人这么说,辛迪先生才好过一些,放心了。

(5)

— 你呢?做一块噎死猫的奶酪?还是做一只被奶酪噎死的猫?

— 我讨厌猫,但我也不想噎死它。

— 那么你的意思是?

— 我不做奶酪,也不做那只猫。

— 我也不想。两者必选其一呢?

— 猫。

— 选择被噎死?

— 不,猫不吃奶酪。

— 是不吃我这块奶酪,还是不吃奶酪?

— 都一样,猫不吃奶酪。

— 为什么不吃?

— 因为会被噎死。

(6)

现在不是叶丽亚小姐惧怕辛迪先生了,而是辛迪先生时刻提防着叶丽亚小姐了。现在也不是辛迪先生担心被送走了,而是叶丽亚小姐试图用不把它送走的方式使他消失了。

辛迪先生有时候想:“也许我太敏感了,毕竟她只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即使她有洁癖和畏猫症。”但这种想法,总是被事实所推翻。

事实?比如?哦,辛迪先生很无奈。

比如,叶丽亚小姐故意把一些多了特殊气味儿的馅饼或牛奶放在房间的某个角落。

比如,辛迪先生走出房门去呼吸新鲜空气,回来的时候发现猫洞莫名其妙地打不开。

比如,晚上睡觉的时候,辛迪先生会被细小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会看到叶丽亚小姐光着脚匆忙逃走。

诸如此类的问题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辛迪先生的生活中,这些使他焦虑不安,并要时刻保持警醒的状态。辛迪先生不再是一个慵懒优雅的绅士,而是更像一个机灵敏捷地侦探。他现在尽量和佣人在一起,尽量睡在主人的床底,然而,叶丽亚小姐就像个幽灵似的总在注视他。辛迪先生想,可怜的叶丽亚小姐已经由畏惧变得仇恨了。这很糟糕,仇恨使人不再害怕,而是变得疯狂。

主人去拜访朋友了,叶丽亚提出留在家里,而佣人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出去把头发烫成花叶菜。

家里只剩下辛迪先生和叶丽亚小姐了。

“辛迪?辛迪先生你在吗?”这是辛迪先生第一次听到叶丽亚小姐呼唤自己,若是前一个月,他准会兴奋地跑出来,而现在,这好听的声音无疑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叶丽亚从客厅找到厨房,又找到主人的房间和佣人的房间,猫篮里、床底下、壁橱里,她仔细地检查每一个地方,并且堵住了所有的猫洞。辛迪先生是一只猫,而且年轻,身手敏捷,脚底有着柔软的猫垫,所以他可以很轻松地在房间里无声地跑窜。但是,房子的空间是有限的,猫洞也被堵住了,很快,叶丽亚小姐就发现了他的身影,并且分别把他堵在墙角、柜子下、甚至窗帘上,尽管每次辛迪先生都矫捷地蹿开了,但这种堵截游戏把他搞得十分疲惫。

叶丽亚小姐在堵住辛迪先生的时候总是带着难以琢磨的笑,唤着:“辛迪,过来。”或者,“辛迪,你别想跑了。”她的手里则拿着一大块布,辛迪总在她就要蒙住自己的刹那逃开。叶丽亚小姐不知疲倦,一次次地重复着这种游戏。

(7)

— 你为什么不喜欢猫?

— 因为猫的眼睛很可怕。

— 有什么比人更可怕的。

— 猫能看透人的心。

— 你做了猫,也会拥有那样一双可怕的眼睛。

— 是的,我想看看人在把奶酪放在我的面前时在想什么。

— 想着噎死你。

— 是的。

— 那你还能看到什么?

— 看到人的愚蠢。

— 什么?

— 猫不吃奶酪。

(8)

或者说,辛迪先生是厌倦了这种围追堵截的游戏,他是甘心被叶丽亚小姐蒙上并被包起来的,黑暗和窒闷包围着他。辛迪先生发现,这样反而比在屋子里被叶丽亚小姐追来追去感觉更好点儿。

辛迪先生只是感觉在晃动,他知道这是叶丽亚抱着他在走动,然而要走到哪里呢?怎样处置他呢?这中间,他曾经被放置在什么地方,但很快又被抱了起来并晃动着。从走动的时间和温度的变化来看,现在已经不是在家里了。

“这个疯狂的小姐要把我带到哪儿呢?她是要把我扔到一个什么地方吗?是把我送人吗?或者,是要杀死我吗?”哦,上帝啊,帮帮可怜的辛迪先生吧。

在路上,辛迪先生回忆了自己的一生。他的出生,他和母亲的分别,他被第一个主人送给现在的主人,主人对他的疼爱,他们朝夕相处的温馨画面,他喜欢的牛奶肉松,他漂亮的有着向日葵图案的毛毯,他在宠物猫聚会上爱上了美丽的希希,他梦想着和希希生几个孩子。这些都让辛迪先生无比的伤感,他想:“该说再见了吗?我的主人一定很难过。”

停下了,摇晃停止了,辛迪听见了潺潺流水声,听见了叶丽亚说:“啊!辛迪,这里多美啊!能在这里死去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辛迪,亲爱的,猫!哦,该死的,谁让你是一只猫!再见了,辛迪,再见了,一只猫!!”

辛迪先生掉进了河里,水很快就浸透了那块布,他使劲扑腾着爪子,在河水里扑上扑下。猫会游泳的,辛迪先生坚信自己会游泳,可恶的是自己被布包着,他喝了好几口有着鱼腥味儿的水,这让他很恶心,他是猫,但他讨厌鱼腥味儿。布似乎被东西勾住了,这给了辛迪先生无比的希望,他使劲地蹬着抓着踹着,哦,奇迹般的,那块包着他的布打开了,他一个挺身就凫出了水面,脑袋露着,大口地呼吸着,感觉上像是重获了新生。辛迪先生夸奖自己的游泳技能掌握地非常快。

辛迪先生爬上了岸,抖干身上的水,一路小跑着凭感觉找寻家的方向。经历了这一死,辛迪先生勇敢了也想开了,他从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孩,他要和那个可怜的叶丽亚小姐斗争到底。

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辛迪在窗外看到主人正着急地坐卧不安,而那个叶丽亚小姐正假惺惺地安慰着她的姨妈,她一定是说辛迪跑出去了再也没回来。

辛迪先生推了一下猫洞,已经打开了,看来这个叶丽亚小姐做得很周到。辛迪一个箭步就从猫洞窜进了屋子,主人欣喜地冲过来抱起他,高兴地叫他吻他。辛迪先生看到,那个可怜的叶丽亚小姐瞪大了双眼,惊异地看着他,那样子几近昏厥。

在叶丽亚的尖叫声爆发的同时,辛迪先生十分睿智地想着:“猫有九条命,我有的是功夫陪你玩儿。”

(9)

— 一只猫被奶酪噎死了吗?

— 不知道。你是奶酪啊。

— 但你是猫。

— 我是,天方夜谭。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64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