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之约—是为相忘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蝴蝶文集 > 芳华之约—是为相忘
三月16日

时间:2007-03-16 02:11

芳华之约—是为相忘

分类: 蝴蝶文集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1,070 浏览数 丨 字体:    

我在这个早春的某个早晨收到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落梅(亲启)”的字样。

吃早饭的时候,这封信已经被拆开,并且静静地躺在饭桌上“看”着我喝牛奶、吃鸡蛋、往面包上抹果酱。

秀说:“山坡第三次返青了,你还不来吗?”

(一)

我走上第一道梁的时候,看到了单薄的秀站在村口,坚定自若的样子似乎站了很多年。秀看到我笑了,一如当年,娇羞纯美掩不住淡淡忧愁。

“秀。”我喊。

“落梅,我知道这几天你一定来。”秀说。

“他们呢?来吗?”我问。

“他们没有理由忘记这个约定。”秀说,神情笃定,而我却看到了她心中和我一样的茫然。

秀的家和三年前一模一样,恍惚中我觉得这三年是个错觉。我在熟悉且干净的房间里安顿了行李,洗了手脸,吃秀给我煮的蛋枣,秀就坐在桌旁微笑且专注地看着我。“落梅,我爸妈去我姑家住了,知道你们该来了。”我点头。“落梅,我妹妹跟人去外地打工了,她走时说,你们来了,让我替她问好。”我依然点头。“落梅,我奶奶去世了。”我点头,看秀,秀还是笑着,我的心里忍不住有些悲伤,我曾经叫那个慈祥勤劳的老人‘亲奶奶’。“落梅,奶奶常常念叨起你们。”我落泪了。

黄昏时,我和秀上了坡,并肩坐在坡上的石头上。我没想到这里的石头也没变,秀说,她常常来这里坐着。这时夕阳西照,半边山坳金色辉煌,能看到鸟儿轻快飞过,还有袅袅炊烟飘散在半空,放了学的孩子从那道弯转过这道弯,只闻其声的摩托车开进了谁家的院子,还能隐约听见村人吆喝着喂猪,这就是山里的日子,早春的山里的日子,安宁又充满了生机。

“秀,你过得怎么样?”我看着远山问到。

“落梅,过了这个春天,你们就不会再来了,我知道不会再有约定了。”秀却答非所问。

我转过头看秀,秀的神情很平静。我认识秀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静静地,含羞的,我把她看成这山里的一朵兰花,静静开放,慢慢释放。秀比我小一岁,开始叫我落梅姐,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改叫我落梅。

我们不再说话,只是看着夕阳西下,听着树丛的簌簌声,发丝不停地被山风撩拨。

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踏青来到这个山村,就是在秀的家停留,认识了秀,吃秀的奶奶压的面条和秀亲自炒的鸡蛋,吃完之后就没再离开。那几天,我在山里四处逛荡,先后遇到了同样来这里旅行的伊祥、万强,并把他们带回了秀的家。而我们三人,在秀的家一住就是近一个月。

晚上我和秀睡在一个被窝,秀说:“落梅,他们会来吧?”我没说话,在黑暗中听着秀的呼吸和微微叹气。秀忘不了那些个日子,忘不了伊祥带给她的短暂快乐和美丽憧憬,忘不了万强和我,更忘不了我们离开时她自己的伤心和不舍。秀无法想象,在城市那个大环境里,我们面对的诱惑有多少,我们无暇去回忆一个月的山村生活,对于我们和秀,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情感和记忆。

(二)

我本来以为,伊祥和万强不会来,我以为他们只是把那个约定,当作众多无法兑现的约定中的一个,就像我一样。

吃过早饭,我找不到秀了,我知道秀一定去了村口,去等他们。我坐在院子里,仰着脸享受着清彻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早春的山里温度多变,所以我披着一条大大的披肩。扑哧笑了,昨晚上秀问我:“你累不累啊?还自己带毯子?”

阳光迷人眼,我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伊祥、万强笑嘻嘻地站在我的面前,身边,是满脸幸福的秀。待我惊异地看清楚时,万强已经上来给了我一个气势汹汹的拥抱,并把我甩成抛物线来了个360度大旋转,而伊祥笑得朗朗贯耳!看来我错了,他们真的来了。也就在此刻,我才发现,三年前的那段日子,不仅让秀难忘,也让我很怀念。我们四人相视而笑。在这偏远山村的院落里,阳光很灿烂。

这天中午,我们坐在院子里喝酒。饭桌上摆满了特产,不停地有村里的老乡给我们送来自家的吃食,三年前我们住在这里的时候和他们相处很愉快。等到饭桌上再也摆不下什么了,我们四个人才真正开始庆祝这欢聚。我和伊祥、万强兴致勃勃地说着这三年来的境遇,而秀不断地给我们倒酒,或许我们说的那些离她太远,她听上去就像是听天方夜谭,所以只是笑笑地看着听着,脸颊十分红润可人。

“秀,你真美。”伊祥醉眼迷离,颇为神往地看着秀。就是这个城里的帅哥,在三年前让秀为之动了芳心,而他能给的,只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美梦。直至今日,我相信秀仍然沉浸在那个梦里无法自拔,所以对于伊祥此刻的暧昧我颇为反感。但秀眼底闪动的光和那抹令人陶醉的红霞,使我无法忍心充当打破这美梦的人,而秀淡淡地忧愁,使我坚信,秀一点都不傻。

“落梅,伊祥,万强,你们能来,我真高兴。”秀端着酒杯看我们每个人的眼睛。

“秀,我们当初不是约好了吗?这片山坡第三次返青的时候,我们回来。”万强说。其实我们三个人都明白,我们确实忘记过这个约定。是秀给我写了信,而我给万强发了Email。

黄昏,我们再一次爬上了坡。站在一起看夕阳余辉、飞鸟归家,听人声渐散、风声簌簌,回想当年我们初遇,也是站在这里携手看未曾改变的这些,真如一场前世的梦,没有纷争叨扰,只留画境闲情。

下坡的时候天色已黑,我和万强走在了后面,我不知道万强是怎么想的,我想给秀再多一次的美好。“落梅,我很惭愧,我真的忘了。”万强说。“我也是,如果不是秀的信,我想我们此刻还在钢筋水泥堆里挣命呢。”我苦笑着。前面伊祥和秀的身影时隐时现,我希望伊祥不要说暧昧的话,哪怕是一路无言也好。“忘记的是这个约定,那些个日子是不会忘的。”万强颇为伤感地说道,我点头同意。

晚上,伊祥和万强睡得比较早,因为路途的劳累。我和秀坐在炕上说着许多话,我说的话离秀仍然很远,而秀不说自己。我看得出来,秀很高兴。

我对秀不提伊祥,因为,秀是这山里一潭安静的泉水,不能投石,不能打扰。

(三)

我们来的这几天,每天都上山,看着山上的绿一天浓过一天。我们爬那段残破的古长城,进山洞里寻找曾经遗留下的痕迹,到山的最深处喝清冽的山涧。脚下的青色一天天多了密了,石头缝下可摘到等不及时间的小小的野花,树丛中沟坎里到处都是我们行进的身影。我和伊祥、万强被城市里的汽车尾气毒害久了,难得呼吸到这么新鲜的空气,所以总是不由自主地深深吸气,并且美其名曰:洗肺。

秀的气色很好,总是神采奕奕地看我们几个,万强问她看什么,她歪头一笑:“看不够。”但我却发现好几次秀在干活的时候走神儿,脸上挂着愁。秀在厨房里做饭,我们三个人站在院子聊天。

“落梅,你看秀多勤快,你也学学。”伊祥说,明显带着戏谑我的口气。

“她那么勤快,你干吗不把她带出去当老婆!她那么惦记你。”我斜睨着他。

伊祥怔了一下,很认真的看了我一眼,“你知道不可能的。”眼底是不曾见的伤感。这倒是使我很意外,伊祥的口气和神情,完全出乎我之前的想法,这不像是一个到处留情的家伙。

“落梅,只有伊祥记得这个约定。”万强转头看了看屋门里秀的忙碌身影,说。我惊讶且疑惑地看着他们,伊祥望着远方,而万强对我一笑。

“伊祥说他不应该来,他知道秀一定忘不了他。”万强说。

“但我一定得来,不来,秀一辈子不能释怀。”伊祥说。“我是喜欢秀的,可是秀和我们不同,如果带她走,我没有能力不给她伤害。”“她应该一辈子纯美无暇。”伊祥面色深重。

我的心被震动了,我想的太简单了。身处当时当地,有同样的回忆,我能够理解伊祥。秀的脱俗和纯朴,让她和伊祥之间的爱看似不该属于俗世,我感动了,而这不该属于俗世却出现在俗世的爱,让我更加无奈。

吃饭的时候,我们比平时少了许多话,秀是个很懂事的女孩,什么也不问,只是不停地给我们夹菜,这让我颇为内疚,强装笑意调侃万强,而万强懂我心意也很配合。总之,这顿饭,吃得很尴尬。

这天的夕阳尤其红,把个山谷都映红了,秀说,春天真正来了,山上很快就要热闹了。“嗯。”我们点头,离我们走的日子近了。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秀今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嫁个和她一样的山里人?生两个孩子?就这么一直纯朴简单地过下去?我很希望秀能活得精彩,而精彩了又必定会劳累和受伤。秀,究竟在想什么呢?

我们没有像以往那样天黑了就回家,而是依然坐在坡上的石头上吹着山风,看着繁星,说着不着边际的话。温度在下降,我们都觉得冷,但不想离去。我和万强紧紧靠在一起,他的魁梧身躯为我挡了不少风寒。而伊祥,十分男人地脱下了外套披在秀的身上,并且搂住了她的肩膀,秀的脸在黑暗中依然娇羞。此刻,我为那两个人感动,唯愿时间慢些,气温低些,让他们多依偎一会儿,让秀多幸福一会儿。

这个夜晚,我们的青春还在,梦想还在。

(四)

还有两天,我们就要离开。秀变得有些沉默和忧伤,更勤快地给我们做饭,一天四顿饭,变着花样。自那晚吹风之后,我有些感冒发烧,急得秀晚上睡不好觉,总是起来摸我的额头,天天给我熬粥煮鸡蛋。我呢,抓着秀的手,说:“秀,你跟我走吧。”秀说我是发烧说胡话。

因为秀的照顾,我那点儿小病根本无碍,于是总是拉着万强到一边儿说话,目的是为了给秀和伊祥多些空间。

“我想带秀出去。”我跟万强说。

“秀呢?”万强问我。

“不知道,你觉得呢?”

“外面的世界的确精彩,可是你就不怕秀满身伤痛地回来?”

“我希望秀能活得开阔,这里太封闭了,秀不能不走出去。”

“落梅,你相信我,秀有自己的想法和活法。也许,相对于秀,我们反而才是狭隘呢。别担心了,相信我。”万强的话在我看来很深奥,但我却是相信的,我也说过,秀不傻。

第二天,伊祥意外地说有事情跟我谈,把我叫了出去。我俩上了坡,山里的空气新鲜,连能见度都很好,整个山谷透亮的很,耳边不时传来鸟的欢叫。

“落梅,你别傻了。”伊祥说。

“什么?”我诧异。

“落梅,你以后还会来吗?”伊祥答非所问。我也无从回答。

“不会了,我和万强也不会了。秀说,我们不会再有约定了,她说得对。这些天,我们都在极力记住这里的一切,而秀,在极力记住我们,也在极力忘记我们。这个约定,就是为了让我们忘记。”

“伊祥….”我不知说什么。

“落梅,你在给我和秀制造时间和空间,你太傻了,你错了。秀无法释怀的是那段日子,无法释怀我们的朝夕相处与世无争,我们四个不分开不离开这片山才有我和秀之间的爱,而我俩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只有沉默乏味和不知所措。我和秀的情意,只有和你们在一起时才存在和完整,而我们又很难割舍这种感觉。落梅,你想错了。”

我又一次震惊了,闻所未闻的爱。我看着伊祥,迷惑不已。为了相忘,所以相约。

“嗯。”伊祥给我无声的疑问一个确定的点头。

我独自返回,回头看时,阳光洒在坡上,远鹰划破天际,伊祥矗立的侧影坚定成石。

(五)

这个夜晚,我们无眠,我们沉默了。

秀煮了鸡蛋、包了柿饼、装了核桃,以及她能想到的所有。而因为伊祥的话,此刻秀在我的眼里是多么不同寻常,她不是我所认为的只怀有憧憬和美梦的山村小姑。万强说,也许相对于秀,我们才是狭隘的。其实,我是那个真正狭隘的人,哪有秀、伊祥、万强那样的明智和远见。

天亮后我们就要离开,这个夜晚是个永别。离愁在屋子里蔓延着,诀别使得我的心阵阵抽痛,忘记了约定,却忘不了这里的一切。这次,却要真正忘记了。

秀忽然拉起我进了里屋,并且一下子抱住了我。我感觉到秀的难耐,以及她一声声坚忍的抽泣。我的泪滑落。

“落梅,不要真的忘。”

我用力点头。

“秀,走到哪儿,都要保重。”我说。我现在坚定地认为,秀会活得很好。

我和秀走到外屋的时候,伊祥和万强抬起头来看我们。伊祥和秀的目光相碰,没再分开。伊祥站起来走到秀的面前。

“秀。”伊祥唤到。秀只是把伊祥看着,泪水迷蒙着她的双眼,但我想她的眼睛里有的不只是不舍,一定还有微笑。也许这是一种解脱。两人拉起手,双双看向我和万强。我和万强走过去,四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坚定有力。

最后,我们相拥。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渐渐地山村就成了青灰色、灰白色,接着,红红的太阳轻快地跳出了山谷,照着秀家的院子,照着即将开启的房门。我们背上行囊,走出了屋子。外面的空气很清洌,我们的脸上身上顿时染了露水。

从院子到村口的这段距离,我们走得很慢,似乎每一步都记得清楚。清楚地记得离开,清楚地记得这是在忘记。

我们三个人和秀的分别,没有语言,有的只是目光中的叮咛。秀站在村口送我们的样子,就和她等我们时的一样,在她平静的坚忍中,我们只能像来时一样,走远。

(结束)

回到城市的那一刻,我再次产生了错觉,似乎我不曾回去过那片山村,不曾见过秀。

车来车往,霓虹闪烁,城市的夜空没有星星。我在那片黑漆漆的楼房间的一小片夜空中,幻觉一般听到了这样的话:“为了忘记,所以相约。”城市里的我,感到匪夷所思。

上一篇: 下一篇: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6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