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美丽给了谁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蝴蝶文集 > 你把美丽给了谁
十一月16日

时间:2006-11-16 21:10

你把美丽给了谁

分类: 蝴蝶文集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839 浏览数 丨 字体:    

(一)

吴小洁疯了。

“是吗?”我抬起头看李彤。李彤点点头也看着我,我想她一定以为我要说点儿什么或问点儿什么,而我是在等着她继续说。我的眼睛里一定闪烁着因捕捉到新鲜话题而有的光芒,一个人疯了比一个人死了更让人好奇。于是我就十分惊喜且好奇地使劲儿盯着李彤的眼睛,支棱着耳朵。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李彤一定是被我的眼神儿吓着了,头往后错了一下。

“你不是说那个人疯了吗?为什么疯的?嗯?”

“是啊,是疯了。吴小洁疯了。你还记得她吗?”李彤终于看出了异样。我摇摇头,不认识吧。

“就是那个“吴小姐”啊,小学六年级那个,特胖,一身味儿。”李彤埋怨地啧儿了一声,向我描述着那个人的特征,而这简明的几个特征让我一下子就回忆起那个女孩。

“你是说…吴小洁?她?她疯啦?”我此刻才惊讶不已,大瞪着眼睛,嘴半张着。

李彤非常确定的点了点头。

“怎么疯的?”

“不知道。不过这事儿肯定是真的,你没看咱校友录啊,就是一个同学在上面说的。那同学我倒是没什么印象了。”李彤认真地说。

(二)

我小学六年级是转了学的,吴小洁就是班上的同学。

吴小洁很胖,身子胖,脸也胖,皮肤颜色不好,可能因为胖的原因,使得眼睛很小,鼻子和嘴巴都向上翻翘,发质很不好,草一样绑一个小辫子。她不仅胖,而且性格很不开朗,没有朋友。那时候班里面女生不跟她讲话,男生也欺负她,她蓝色校服的背后总能看到清晰的重叠的脚印。

李彤所说的“吴小姐”是小学班主任口里传出的,现在想想那班主任很不称职。吴小洁学习成绩很差劲,除了班里面一个有弱智证明的男孩是倒数第一,没有人跟吴小洁争倒数第二。她经常迟到和旷课,每个星期总有那么一两天不来上学,有一次班主任在路上远远看到吴小洁骑着自行车朝学校而来,上课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座位仍旧是空的。我们毫不犹豫地认为她是早上故意装作上学出门,然后等父母上班了就回家睡觉去了。她确实很喜欢睡觉,上课也会睡着。就因为这些吧,班主任很不喜欢她,常常拿她开玩笑,于是在一次课堂上喊她的时候就变成了这样:“吴小洁?吴小姐?”全班哄然大笑,于是我上学的生涯中,唯一一次经历了老师给学生起了绰号的事件。

吴小洁很胖也很懒,不讲卫生,身上总是散发着阵阵异味儿。有一件很可笑的事儿,那天吴小洁迟到了,打过上课铃同学们正在起立的时候,她进来了,穿堂而过。而同学们落座以后,一个男生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那里摇摇晃晃的,老师问他怎么了。他抚着脑门和胸口说:“老师,吴小洁不洗澡还喷香水儿,我差点儿被熏晕过去。”全班再次哄笑,而那个男生愣是难受得趴了半节课。

我不知道那时候吴小洁对于自己的这些毛病有没有觉得难为情,也不知道在面对那些特殊“礼遇”的时候有没有觉得难堪。在我们的眼里,她似乎脸皮很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因为她,我还被班里的一个男生恨过。坐在我后面的那个男生,说实话我觉得长得很像吴小洁,而我这个想法一出口,班里其他同学也就有了一样的视角,要知道,那时候谁也不愿意和吴小洁扯到一起的。于是,在一个课间,那个男生狠狠地拍了我的桌子“都是因为你,人家都说我和吴小洁有夫妻相!”一脸的委屈和愤怒。

我对于吴小洁,最深的印象还不是这些,因为这些都是我们那个班的同学对她的共同印象。而相对于我本人的印象最深的,是吴小洁的手。那是一节体育课,不记得是什么游戏了,总之全班要拉成一个大圈儿。没有人愿意和吴小洁拉手,除了班长身为干部“挺身而出”。我想我这人是很善良的,在那个令人尴尬的时刻,我主动过去拉起了吴小洁的手。真是难以形容了,我拉起的似乎不是手,而是一疙瘩无骨肉,手感很不错。我低头看时,才发现吴小洁的手很厚实,浑圆的,上面是一疙瘩一疙瘩凸起的肉。

初中时,我看见过几次吴小洁,她和我不是一个班。据我所见,也据我听说,吴小洁仍然没有朋友。现在回忆起来,似乎初一没有多久就没再见过她,也或者是根本没有注意过她了。

(三)

我这个人的好奇心很重,自打从李彤那里听说吴小洁疯了,又“重温”了一下她的那些历史后,我便十分强烈的想知道她后来是怎么样的,长相变了没有,过了怎样的生活,有没有爱情,更重要的是,她是怎样疯的。

我去了那个N个月都没有登录过的校友录,确实看到了李彤所说的消息,但上面只说吴小洁疯了,千真万确地疯了。发布消息的那个人竟然是匿名的,我问了好几个同学得到的答复都是“不知道他或者她是谁”。这也是没办法的,每个校友录上都会有那么几个同学的名字很“天马行空”,比如我,也是个英文的。但我给那个同学发了纸条,问他(她)是谁,怎样联系。

三个星期快过去了,我却始终没有得到那个人的回复,但我的好奇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减少。我开始认真地在脑子里搜索起能够找到吴小洁的线索。

人的记忆是很奇特的,当你非常执著地去挖掘那些看起来已经遗忘的事情时,它会像一个细微的裂口突然变得开阔起来。

十几年前,我姑姑家住在城边的村子里,那时候她问过我认不认识吴小洁,并告诉我那个胖丫头是她邻居的亲戚。想到这里,我的思路更加清晰而开朗了,姑姑的那个亲戚,一个很瘦的老头子,正是我小学一年级的美术老师,他曾经指着我画的五星红旗说:“四颗小星星的一角要端正地指向大星星才对。”而那会儿他家还出了件怪事,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他的孙子孙女竟奇迹般地交换了性别,那时我的好奇心也很强烈,还特地跑去问那两个当事者,两个孩子认真地告诉我是真的。

我兴奋地弹跳起来,迫不及待地给姑姑打电话,问她还记得吴小洁吗,还记得我那个美术老师吗,还能联系到他们吗?姑姑迷惑良久才明白我在问什么,她说都搬了这么多年,早没有联系了,估计那老头儿已经死了。听到这里,我决定一趟姑姑家,当面问问清楚。

姑姑一边为我剥着柚子一边摇头。“真没什么消息了,本来也不是很熟悉,过了这么多年了大街上遇到也认不出来了。你说的那个吴小洁,我就看见过照片,特胖,不好看,一个小姑娘那么胖。怎么了?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些?”

“吴小洁疯了。”我说。

“哟!”姑姑抬头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哟,怎么疯了?真是…”姑姑的神情像是答案就在屋子里,她不停地寻找着感叹着,但最终还是把视线落在我的脸上。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为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儿才来找您的。

在我的一再恳求下,姑姑带我回了那个依旧存在的村子,凭着记忆摸上了我那个美术老师的家门。虽然姑姑说大街上遇到也不认识了,但一见面她和迎出来的那个妇女仍旧准确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她们寒暄了很久,仔细地打问着双方这么多年的情况,我焦急地等待着姑姑能把话引到正题上,在这等待中我得知美术老师已去世五年了,那两个交换性别的孩子也已经在外独立生活了。

终于那妇女问起了姑姑此行的目的,我也精神抖擞起来。我想姑姑是事先就想好了怎样说的。“也没什么大事儿,现在不是都说要扩建吗,我们那房子都扔这儿十多年了,都是孩子他爸有时候过来看看。这回我说来问问情况啊,到底什么时候拆啊。”得,两人又就拆迁问题探讨开来。

我忍不住拽拽姑姑的衣角,姑姑才提起吴小洁来。“噢,对了,我这侄女儿跟你们一亲戚孩子还是小学同学呢,叫什么来着,挺胖的那姑娘。”

“你说小洁吧。对,我记得,你这侄女儿小时候我见过,一晃都20好几了。”那妇女一下子就提到了吴小洁。

“是啊,阿姨,就是吴小洁。好多年没见了,那时候我俩关系可好了。她现在好吗?”为了得到更多的消息,我说了谎。

“嘿,疯啦。”妇女摇头叹息着,表情不似刚才的兴奋。

“啊?怎么?疯啦?”我和姑姑都表现出刚刚知道的样子,很惊讶。

(四)

吴小洁初中毕业之后上了一所中专,学服装设计。在那所学校里,吴小洁不再受人欺负,却仍旧没有朋友,性格也愈加内向。学习不像小学时那样差劲,但也只保持在普普通通的层次。但吴小洁长大了,是个大姑娘了,深深的自卑也使她认识到了身体条件的缺陷。她胖了那么多年,她终于不再忍受了,减肥,成了吴小洁在中专时期最主要的功课。

要说吴小洁的努力是卓见成效的,也就半年的时间,她就靠“饥饿疗法”瘦下去好几十斤,但既要继续瘦又要不反弹也让吴小洁患上了营养不良、贫血等减肥后遗症。瘦下去的吴小洁喜欢上街了,虽然走不多久就头晕目眩,但从未有过的轻盈感也使她“饥饿”的心有了一种愉悦的满足。

吴小洁长得不漂亮,但既然她知道追求美了,也自然对爱情有了憧憬,这是每个女孩心中都有的美好愿望。就在她将要毕业的那一年,她认识了学校附近一家超市的一名保安。

“你说说,她好歹也是个北京人,念着书,怎么看上个保安!”那个妇女当时是这样对我抱怨的。

吴小洁和那个保安确立恋爱关系后,很快就同居了。学校的老师也及时通知了吴小洁的父母,她的父母找上门去的时候,两人还在屋子里呼呼大睡。吴小洁的父母气坏了,父亲对着保安一阵拳脚(想那保安一定有身手的,只是自觉理亏就没动手),母亲拽着吴小洁的头发又打又骂。结果吴小洁还没有毕业就被父母领回了家,而一对苦命鸳鸯也被拆散了。

回家之后的吴小洁整日面对的就是父母的奚落和咒骂,也有对那个保安的思念吧。心理的压抑和痛苦大概是最好的减肥良药吧,吴小洁这回是真的瘦了,面容也十分的憔悴。当父母的毕竟还是爱孩子的,也可能他们看吴小洁的样子实在有些惨不忍睹吧,就收敛了态度,关心起她的饮食起居。

在父母的照料下,吴小洁也确实恢复了一些元气。因为她中专学的是服装设计和裁剪,所以父亲还专门托人把她送进了服装厂当工人。按理说,从此吴小洁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了,有了工作,过两年再找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孩子,真正成为一个女人。但事情却并不像父母想象中的那样顺理成章。

吴小洁怀孕了。

谁的?一个出租车司机的。

也不知吴小洁怎么和一个黑出租车司机好上了,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那司机30多岁了,用北京的话说,是个混子,所以我想单纯的吴小洁是被他骗到手的。吴小洁成日的恶心呕吐很快就引起了父母和同事的注意,由于有了“前车之鉴”,她的母亲悲愤地从她口中问出了真相。吴小洁的父母又一次“讨伐”,然而面对愤怒的两个人,那个司机却眼睛一翻拒不承认。这还了得,女儿不是被人玩儿了吗?如今大了肚子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就是在这样混乱的情势下,吴小洁疯了。虽然黑出租司机最终赔了钱,父母也带着吴小洁做了流产,但吴小洁疯了的事实却无法挽回了。

(五)

吴小洁的故事应该能再丰满一些,但那个妇女实在给不出更多的细节,而我最初的好奇也转变成了震惊、难过、惋惜、悲哀,我没法准确表达得知真相后的心情,很不是滋味儿。一个已经被我遗忘的人,如今却“触目惊心”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据说,吴小洁又胖起来了,每天只知道傻吃、傻睡、傻乐,或者突然地狂叫。

吴小洁从小就没有被人重视过,在她的思想意识里,她是个孤独的人,是个自卑的人,是个没有资格美丽的人。我想起她被同学欺负的样子,想起体育课上她一个人站在那里被孤立的样子,想起她被老师奚落笑话时的样子,想起她柴草一样的头发绑成的小辫儿,想起她肉实的手,想起她肥大蓝色校服后清晰的脚印。这些,在她短暂的清醒的生命里,给了她多少伤害呢?

我后悔探寻吴小洁疯了背后的故事,我为最初想看看她现在的样子而感到羞愧。

我在心里面希望,那个保安给过她快乐,给过她爱情的甜蜜,给过吴小洁幸福的感觉。我想她的生命里,总该有过美丽,作为一个女孩所应有的美丽。

上一篇: 下一篇: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47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