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蝴蝶文集 > 相亲
十一月14日

时间:2006-11-14 21:09

相亲

分类: 蝴蝶文集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1,380 浏览数 丨 字体:    

在这个已经到来的冬季,我希望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温暖的。

(一)

桥头的风很大,我不住地把围巾往脸上拽,因为说话,嘴里呼出的热气很快就在围巾上蒙上了一层水汽,被风一吹嗖嗖凉。

“这大冷天儿的,你们怎么也不约个准地方,非站在这儿等着!”我禁不住对张晓抱怨道。

夜色里张晓背着路灯站着,跺着脚,鼻子一吸一吸的,擦了金色眼影的眼睛因为冷而变得更加迷离。她就用那双迷离的眼睛郁闷且愧疚地看着我,什么也没说。

我再了解不过张晓了,心虚的时候她总是一副话卡壳儿的样子。我狠看了她一眼,就又向马路两侧张望着,心里骂着怎么还不来。我和张晓在寒冬的晚上站在这风口里不为别的,只为了等一个有可能会成为张晓未来老公的人。也就是说,今天是张晓相亲的日子。

傻帽儿一样往这儿一杵有快20分钟了,我心里的火气腾腾地烧了起来。我为什么说张晓心虚呢?因为她对于这次相亲心里很没底。别看张晓平时看上去挺利索挺时髦的,其实内里是个极没自信没主意的人,认识我这几年对我百般的依赖,我都怀疑她认识我之前的20年是怎么过的。以前她也有过两个男朋友,人家分手的理由都是:没个性,太粘人!这我绝对理解!

今天之所以称之为“相亲”,是因为张晓想结婚了,还不是一般的想。据说要见的那位是个条件挺好的男人,遭受了两次被甩的张晓很紧张,怕人家看不上自己。可能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儿,也可能是出于对我的信任,总之,我成了这次相亲的“陪客”。张晓为了让我更加地心甘情愿,她说了,对方也要带个朋友。

被冻得透彻的我此刻对张晓相亲的对象印象坏透了,他也真想得出来,冰天雪地的约这么个碰头的地儿。那么多的饭店快餐店咖啡店跟你家有仇啊!

“还是关机。”张晓怯怯地说,不敢看我。我喘着粗气,狠狠瞪了她一眼。我想我俩傻不傻啊,是不是让人家给涮了!

“你他妈的有没有准儿啊!想结婚想疯了啊!什么样的人你也信!在这儿冻死了他也看不见!”我大声嚷嚷着。

张晓把手机揣进口袋里,眼皮忽闪一下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马路一眼,小脸儿冻得苍白。我看着又不忍了,上去抱住她,我说“得啦!来都来了,冻死也认了!”张晓也抱住我,这样我们都暖和了一些。

正在我俩为对方取暖的时候,一辆宝来车鬼一样停在身边。车窗摇下来,两个面目模糊的男人向我俩张望,他们大概以为遇到同性恋了。我肯定这两人就是我们等的,也盯着他们看。“请问,是张晓吗?”张晓看了看我,我就点头了。接着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就下车走到我们面前,冲我伸出手:“你好,我是韩威,真对不起,来晚了。”因为气愤,我把眼睛瞥向别处,手朝张晓抬了一下,从嘴里吐出四个字:“这是张晓。”

叫韩威的男人冲张晓不停道歉,张晓声音颤抖着不停地说没关系,我不知道她是被冻的还是紧张或者兴奋的。车里暖和极了,竟让我为刚才的寒中苦等产生了委屈,就拿一双眼睛盯着窗外看。

(二)

餐厅里的暖气和菊花茶的烫热,使张晓的脸红润起来,也使得她看上去更加的娇媚了。我想我也一定恢复了元气,只是心情还不是很开朗,没说几句话。

“嘉岩小姐,真的是非常抱歉,我们开会晚了,真是,让你们等了那么久。”韩威为我续上菊花茶。

“没什么,张晓愿意等,我能说什么呢?”虽然我笑了一下,但话里面的嘲讽还是明摆着的。张晓伸手拽了拽我的衣服。

韩威有些尴尬,但还是保持着绅士般的笑容,尽管这笑容在我看来十分的虚假。和韩威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很主动地问我和张晓想吃什么,眼睛却只看着我。此刻我觉得再计较下去就显得小气了,况且张晓是在相亲,好事儿啊,不为别的,为了姐妹的面子我也得打起精神来啊。于是很大方的接过了菜谱,张晓拘禁,我就点了她最喜欢的海鲜,点了自己喜欢的煲汤,还十分热情地问对面两位男士喜欢吃什么。

菜都上来了,气氛也明显热烈起来。本来开始我还是强装着笑意,但毕竟大家都是年轻人,而且我也不是小心眼儿的,聊了一会儿心情就好了。因为是张晓和韩威相亲,所以我们还是尽量为他们两人的交流来烘托气氛制造话题。张晓现在已经完全放开了,从她含情脉脉的眼神儿中我看得出来,她对于对面这位青年才俊是非常满意甚至已经开始仰慕,而韩威显然也对张晓很有好感,毕竟张晓的长相和气质是非常吸引人的。

韩威的朋友,叫刘明飞,我刚刚才记住。他递给我一张名片,我看了一眼,头衔是建筑设计师。此时我才记起,他们刚才说是在房地产开发公司就职的。刘明飞说话很讲究语速,给人一种娓娓道来的感觉,大概是平时总低着头画图,所以性子磨得比较稳。

中途我和张晓去了一次卫生间,张晓迫不及待地问我对韩威的印象。我对着镜子捋着头发,说:“又不是我相亲,你自己看着好才行。”张晓摇了一下我的胳膊,说哎呀,你参谋一下嘛!我被她缠得没法,就说:“除去之前让咱们苦等,感觉还行,挺能干的,反正肯定能养活你了。”张晓笑得花儿似的,大概已经看到结婚的曙光了。

回座位的路上,张晓又说:“嘉岩,我觉得那个姓刘的不错,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你问问啊。”我夸张地说你不是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张晓啧了一声,凑着我的脸说:“妞儿,我是让你考虑考虑,反正你现在也是光杆儿一个,他俩是朋友,咱俩是朋友,凑一块儿好事成双啊。”我嘁了一声,没理她。

其时饭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大家就是坐着聊一聊天儿,而且由最初的四人一起聊,逐渐分裂为两组,张晓和韩威一组,我和刘明飞一组。

“有男朋友吗?”刘明飞倒是问了我。

“嗨,一个人挺好的。”我表现得很潇洒。但我没有问刘明飞是否有女朋友,我当时是真的没有张晓那种心思,而刘明飞也没有主动说。

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刘明飞的知识很广,尤以历史和地理最擅长,无论中外信手拈来,而且他对于生活工作和为人处事的一些见解也令我非常认同。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也发挥了超常的人际交流水平,并且坦诚相待,以此使我们两人的谈话达到了十分和谐愉悦的效果,彼此感觉非常投机,差点儿就有了相见恨晚的冲动。

我在和刘明飞谈笑风生的同时,并没忘观察留意张晓的动静。张晓面颊绯红,大多时候是在倾听韩威的高谈阔论。我了解张晓,多数男人在这个时候都会觉得张晓很温柔很乖巧很善解人意,我想韩威现在就是这样认为的。从我认识张晓的角度来看,她很适合找一个顾家的男人,韩威是吗?我希望张晓别这么快就被那个男人迷住了,别再重蹈覆辙了。

时间过得很快,似乎转眼间韩威的车子就把我们送回了家。确切地说是我家,张晓说要和我住一晚,而我也知道,我会在张晓整晚兴奋的说话声中艰难入睡。

下车时,韩威说再联系,张晓幸福地点头。刘明飞说:“回去早点儿睡。”我说再见。

(三)

那天晚上,张晓不停地说着她对韩威的印象和他们的聊天内容,多以韩威说的为主。我知道,这丫头又陷入爱情了。也太快了。

而那天之后,张晓和韩威也确实相处上了。我又每天接到张晓的电话,听她以幸福的语气向我讲述她的甜蜜生活,并且告诉我,他们很快就会结婚的。我有时候听着张晓欢快的声音,会觉得是一只早春的鸟儿在我耳边啼叫。

张晓的幸福,似乎也使我看清了自己的失落。张晓一夜间陷入了爱情,而我呢,我也会时常想起那个叫刘明飞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孤独太久了,所以对感情这种事情变得异常敏感, 哪怕一点点的感觉也会撞击起渴望的火花。

我攥着刘明飞的名片,迟迟没有拨出那个号码。在张晓面前潇洒爽利的我,如今也退缩了或者说是胆怯了。我长叹一口气,把那张名片撕得粉碎,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只见了一面,很快就会忘记的。

从一开始,我就不看好张晓和韩威。我自恃了解张晓,我认为没有男人喜欢过分依赖的女孩。我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眼光精准,认定了韩威一定追求个性和新鲜。

大概半年以后,我收到了张晓的请柬,她当真要结婚了。看着烫金的大红请柬,我有些不知所措,为我的自作聪明,和我假装的潇洒。

作为伴娘我出席了张晓的婚礼,而伴郎是刘明飞。其时我大概已经忘记了曾经惦念过这个男人,但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我的心确实被撞击了一下。刘明飞很主动地和我握手,不知是他的手热还是我的手冷,总之我觉得他的手掌很温暖。

新郎春风得意,新娘娇柔美丽,一对璧人的身旁,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很单薄,并且有些恍惚地找不着东南西北,只是机械的笑着。

婚礼很西式,新人携手切着大大的数层蛋糕。在分蛋糕的时候,我的礼服上不小心粘上了奶油,狼狈地拿着餐巾纸不停擦。

“嘉岩,没关系,你看我的衣服上也有。”我抬头,是刘明飞,果然他的西服上也蹭了奶油,和深色的西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笑了,今天第一次放松地笑了。

自那天婚礼之后,我和刘明飞联系多了起来,我也知道了,刘明飞和我一样是个光杆儿司令。在相谈甚欢的接触中,我们像是真正的好朋友。虽然并没有谈及感情,但我相信,无论是我还是刘明飞,我们都会像张晓和韩威一样得到幸福。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45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