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自会飘零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生活随笔 > 花自会飘零
十月2日

时间:2006-10-02 09:09

花自会飘零

分类: 生活随笔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1,059 浏览数 丨 字体:    

今天国庆节,满世界喧嚣的背后,我独自坐在办公室中隐约可闻窗外的热闹。

午饭只是一罐酸奶,也觉得足够果腹。放下勺子的刹那,忽听得一声询问:“有没有好好吃饭?”四周空无一人,竟是由我心底而起。这话里的玄机在于疼爱,叮嘱过几十次,无奈过几十次,言犹在耳,真切得好似就在身旁。

只喝酸奶,胃就不舒服。“有没有好好吃饭?”,如今只在我的心里响起,我却仍然不好好吃饭。

给很多人发了信息祝福节日快乐,却唯独落下了最想问候的那一人。

唐晓芙呈一时意气,把方鸿渐的信退回并要自已的回执。退回去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莞尔一笑,我又何尝不是?我不是也想过把那些信息和留言收回来吗?如果真的可以收回来,是不是还可以听到“有没有好好吃饭”。

什么也没发生过,呵呵,错觉吧。收不回来了啊。

有时候会抱怨上苍的捉弄。几年了,每当我就要遗忘的时候,上苍就突然拿出一个梦来提醒我。将要遗忘和无法遗忘的折磨下,终于鼓起了那点儿勇气。上苍啊,你何苦这样玩弄我,你是嫌之前给我的折磨不够多,于是用一些美好作赌注,再将我彻底掀下谷底啊!这如意算盘打得哗哗响。

淡淡笑,我接受了。

一杯花茶散发着阵阵清香,若隐若现游弋在鼻息间,丝丝安宁抚慰着我暗潮涌动的心。

一缕阳光由窗棂上折射,刺得眼睛有些昏花,看着这屏幕上行行的字就恍恍惚惚,白花花地如作了个白日梦。

昨晚上辗转反侧,竟是因为父亲在卫生间内不停地洗漱咔嗓,水龙头开开关关,水管子嗡嗡作响,实在让人不得清静,心烦意乱等待着噪音早些停止。后来终于浑浑噩噩地睡着了,早上竟又在父亲不停地洗漱咔嗓中不情愿地醒来。顿生错觉,父亲是否在卫生间里呆了一宿。人一老,就会平添个别“毛病”,急不得怨不得,忍不下了就拿出做女儿的特权,嗔怪几句,倒是一时管用。我的烈性子又时常把握不住嗔怪的尺寸,火药味时时充斥在父女之间,其实,父亲怎么会对我“荷枪实弹”呢,偶尔的炮轰也是“自卫”。

早晨在路上,看到一个小女孩被父亲拉着小手,跳跳地走着。忽生羡慕,就想到了我曾经是多么依赖我的父亲,即使后来长大了,在过马路的时候,父亲也会拉着我的手。

静心,静性,静一切浮躁。给自己一片安宁,也给父亲一片安宁。

昨日见人家喝香槟,也起了喝洋酒的欲念。早年喝啤酒,喝到后来,沾酒就头疼作呕,撕心裂肺,如今一想到啤酒的味道就蹙眉。遇上非要喝酒的场合,我就喝一点儿白酒,白酒烈,我在人家眼里豪放得女侠似的。

我不是个会喝酒的人,心情糟糕或遇上了场合才偶或为之。不像人家有会喝的,懂得品酒和赏酒。人头马、白兰地我也喝过一些,干红、干白我也喝过一些,人家说这酒好或坏,我都只是懵懂,嘴里的味道明明一样。但托一个朋友的福,有一种日本的梅子酒却记忆深刻,酸甜甘醇,使得我至今念念不忘。

酒如人生,说这话的人想必真是悟出了酒道了,也活出了真理了。我是活得比较糊涂的,只能认为,人在想喝酒的时候能喝上也算是个宽心的事儿了。但千万别喝伤了肝。

又该因着日子的流走发些感慨了。没有许多经历的人,总感慨,就容易老。有一些特别经历的人,总感慨,会让人心生沧桑。

我说,别感慨了,再怎么样不是也要随着日子走下去吗?

没用,还是忍不住会向窗外凝望,忍不住从心里捉起某一件往事或某一种迷茫,拿起来擎在眼前,眯着眼睛细细看,或捏在手心里,忽轻忽重地揉搓。

突然想到《大宅门》里白景琦那句惊骇的唱词:“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我上前杀它个干干净净!”

那些扰人的芜杂不也是藏于心底的贼巢穴嘛,我可有白景琦的本事杀它个干干净净!

又冒出一句佛语:色即是空。

上一篇: 下一篇: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20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