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没有风雪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蝴蝶文集 > 冬天里没有风雪
八月3日

时间:2006-08-03 09:37

冬天里没有风雪

分类: 蝴蝶文集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931 浏览数 丨 字体:    

当铁门在身后重重关上的时候,我的心终于溃不成军!

(一)

周末的被窝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了,尤其是在冬天里,那真是暖到心里去了,这样温暖的被窝这样难得不用起床,感动地几乎落泪!!看看表虽然已经9点多了,但我仍翻了个身,带着幸福的笑容准备再睡一个回笼觉。

“当当当…”敲门声!

我心里刹时被泼了盆透心凉的凉水,谁这么烦,大周末的来搅扰我的好觉!我不打算理会,闭着眼睛装睡,可是那敲门声却一直坚定地响着,就好像知道一定会有人开门一样。老这么敲,我心里能踏实嘛!也不困了,爬起来带着满心的愤怒往门口走去,并且想好了一开门就劈头盖脸地骂人!

我拉开门,顺势摆出了二愣子骂闲街的架势,岂料门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哪位不要脸的哥们儿,而是一秀眉善目之美女!初一打量有些意外,再一打量并不认识!

“你好。”女孩开口。

“噢…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我立马又换了平时人模狗样的“风度”。

“我…我想进去看看。”女孩声音很低,说完就低下了头。

我一时半刻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叫进来看看?是房东又找了个房客,想哄我走?不可能啊,我上个月才交的房租,半年的呢!那,她该不会是“上门服务”吧?看着挺斯文秀气的,怎么能干这个,胆子还这么大,找上门了!或者是推销的?卖保险的?

“小姐,我没明白您的意思。”我还是得装得绅士一般。

“对不起,我是说,我曾经在这里住过,我想,我想再看看。”女孩子很窘迫地解释着。

“是这样啊。可是,现在是我住在这里,也就是说,目前这是我的家。我不认识您,您也不认识我,您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家里看看,恐怕不太合适吧。”我开始下逐客令,尽管她并没有迈进我的屋子。

“对不起,打扰了。”女孩的头始终低着,缓缓地转身,眼睛在我身后的房间里深深地望了望,一丝忧伤从她的眼底闪过,这丝忧伤令我的心里一揪,愣愣地看着她下楼的背影,那背影覆盖着阴霾。

我关上门,对刚才的一幕感到既荒唐又不解。说实话,那女孩子看上去很面善,但是让一个陌生女子进门确实没什么理由,这社会什么人没有啊,我一个遵纪守法的未婚男青年哪能不警惕点。可是,那女孩子最后的忧伤却让我有些后悔和不忍,我也真是的,人家不就是看看嘛,也许她就是回来看看念念旧。

(二)

今天又被老妈的电话给“揪”回家了。我老妈对我实施的一向是独断专横主义,一个电话我就得乖乖地回去。

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一样,我对着一桌子生猛海鲜鸡鸭鱼肉发着狠地吃,我老妈坐在我对面边给我夹菜,边苦口婆心地数落我。工作生活啰嗦个小半会儿,个人感情是主角儿!以前我还每次都争辩个几句,什么我还年轻以事业为主、感情可遇不可求,可每次都被我老妈强有力的辩词无情地抨击得无影无踪。于是,我在这场长久的战役中,学会了不攻则守——点头!不管我老妈说什么,我都只是乖乖地点头,像鸡啄米一样,以至于我每次从家里出来都觉得头晕。自从我从家里搬出来之后,我老妈每次的谆谆教诲又多了一条——感情别太丰富!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别变成了个花心大萝卜,自己住着,没人管着,别堕落了,方便的居住条件别成了女孩子们走马灯的方便条件!我真是佩服我老妈!对!不服不行!

好不容易熬到老太太困了、我老爸烦我了,我终于被放了出来,真是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啊!

在出租车上,我真是十分地庆幸自己劝动了我老妈同意我搬出来单住,天天对着这么一个老活宝也真是够我受的了,目前看来,这是我今生办得最出色的一件事情了!

下了车还有5、6分钟的路要走,我迈着十分惬意的步伐向我的“狗窝”走去。天黑,我隐约看到楼下站着一个女子抬头向楼上看,走近了,我就觉得好像见过。快进楼门了,我猛然想到,她就是上周末说要进我家看看的那个女孩。我转身看她,她站在那里,很专注地抬头看着,我顺着她的视线,是落在我房间的窗户上的。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我感觉到了沉重的气息。我想,这里一定有她的故事,一定有她惦记的什么。

“小姐,是你。”我走过去,毫不犹豫地打招呼。

女孩子收回抬着的脸,视线落在我的脸上,先是茫然,然后肯定是认出了我,牵动了一下嘴角,是笑了,也有些不好意思吧。

“你要上去看看吗?”我问。

她愣了,继而点头。

不是我这人敏感,在我和她上楼的这个过程中,我的确感觉到了她的呼吸混乱和步伐的颤抖,并且在钥匙打开门锁的刹那,在那“嘎巴”一声中,我感觉到了她在我身后微微地一颤!

“请进。”我打开门廊的灯后做了个手势让她先进。她踏进的第一步显得很沉重,她进来后我把门关上,把客厅的灯打开,她就站在那里看着,环顾四周,很仔细的样子,我又一次看到了她眼底泛起的忧伤,并且渐起渐浓。

“你,要不要坐下?”我试探着问道,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一个陌生的忧伤女子。

她仿佛此刻才注意到我,很歉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坐在了我乱七八糟的沙发上(没办法,单身嘛!)。

“嗯…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袁,袁明。请问小姐的芳名?”我想怎么着也得先认识一下,这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的,万一碰着哪个警察吃饱了没事儿溜达呢。

“我叫童小荷,荷花的荷。”

小荷,这名字有意思,我心里暗自想到。

“这屋子没怎么变。”她突然说到。

“啊,是,我搬到这儿也没买什么家具,都挺全的,进来时候怎么摆的现在还什么样,我这人比较懒,呵呵。你以前也住这儿?什么时候?住了很久吗?”我连珠炮一样问道。

“是,住了很久。”她的声音低了下去,继而又低下了头,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回忆。

就在我不知道再说什么的时候,她突然说:“我能到别的屋子看看吗?”我点头说当然可以。于是她站起来先是又环视了下客厅,然后转身走向厨房,接着是卫生间,她看得特别仔细,对每一个地方都认真地抚摩,包括墙壁,充满了感情。我就站着看着她从这里走到那里,对她的举动有着强烈的好奇和不解。她走向了书房,我来的时候那个屋子就像是个书房,我一直没怎么用过。

看着她出来进去的,我也在想,她不害怕吗?大晚上的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她不怕吗?过了很久她都没有出来,我迈着迟疑地脚步走过去。站在书房的门口,我看到那个名叫小荷的女孩靠着墙边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头靠着墙壁,闭着眼睛,眼泪正在不住地流下来。那一刻我呆住了,我从未见过如此悲伤的女子,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包括她此刻的姿势似乎都在向空气中传达着哀伤的信息,她的眼泪汹涌地让我觉得那是储存了很多年的泉水。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去安慰一个不知道经历过怎样痛苦的女孩,于是就那样傻傻地站着,等着。

时间凝固般过了很久,我很奇怪,这个女孩子流泪时竟然无声无息,听不到一丝的啜泣。当她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时,我还在低着头想她怎么不出哭出声。

我们又重新回到客厅,我给她倒了杯水,然后就盯着她通红潮湿的双眼等着她说话(事后想想我真不是个男人,我应该主动说些得体的话,而不是等着一个刚刚哭过的女子说自己的经历)。

“对不起,我失态了。”她喝了口水说到。

“噢,没什么。”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以前,我住过这里,和我的男朋友。”她终于开始说了,我不说话只等着她说下去。

“我们在这里住了两年,去年我们搬走的,搬走半年的时候他走了,去了另一个世界了,到现在,他走了半年多了。”她说的很慢很静,而短短的几句话令我震惊不已,直到她起身告辞,我仍然恍惚如在梦中!

叫小荷的女孩走了之后,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内心充满悲伤的人,是什么都不怕的,因为没有什么比悲伤更可怕!”

(三)

繁重的工作令我整天埋首于办公桌前抬不起头来,心里发誓N次要自己创业,给老板打工就跟欠了他似的!于是每天累得像狗一样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狗窝苟延残喘,我发现我现在特喜欢“gou”这个字,用在我身上合适不过了!鄙视自己一下!

我要说的是,自从那个叫童小荷的女孩子走后,我每次回家都像是坐在别人的沙发上、睡在别人的床上,总之,我觉得这里不是我的家了,我生活在别人的家里。我就是再累,躺在床上也没有了以前那份安心,好像每个角落都生活着童小荷和她的男朋友,他们的欢声笑语、他们耳鬓厮磨、他们的吵嘴斗气,我随便一想就好像真就在我眼皮底下发生了。况且,那个童小荷的男朋友,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人,已经死了,这让我心里很别扭。

我会在睡不着觉的夜里突然坐起来点起一根烟,当第一缕烟雾从我口中喷出的时候,我会骂上一句:“靠!这叫什么事儿啊!”然后就想着搬走,可是我搬走的话房东肯定说我违约,几千块钱别想拿回来了!还是先忍忍,等房租到期了就走人!

大约一个月以后,我是说距那个童小荷从我这里走了以后,我又一次遇到了她。

那天我回家早,路过超市的时候买了点面条鸡蛋蔬菜,准备回家自己做饭吃。就在我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提着大妈大婶才会提的副食品袋子走出超市的时候,我遇到了童小荷,当时她正要从马路对面走过来,我看着她左顾右盼地躲着车,然后就绕过我要进超市,看来这女孩子是目空一切了,连我这曾经共处一室的俊男都不放在眼里了。

“小荷。”我叫到,并且显得很熟悉地叫了小荷,而不是童小荷。

童小荷转过身,先是茫然地看着我,然后是有些惊讶,然后才是和我打招呼:“你好,这么巧。”她没叫我的名字,我怀疑她是否忘记了。我问她是不是来买东西,她说没想好,就是随便转转,看来她很空虚,只有空虚的人才会没想好就来随便转转。扯了几句闲篇,我也不知道哪根筋动了下,竟然问她:“要不去我那坐坐,一起吃晚饭。”她点了头。

这次她比上次的反应要平静地多,并且主动要求下厨,我自然乐意,能吃上现成的了。当然为了礼貌起见,我还是提出要帮忙,她说不用,让我等着就行了。我只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听着厨房传出来的锅碗瓢盆的碰撞声,我想,以前,她一定也是这样给她男朋友做饭的,而他的男朋友说不定也像我一样看着电视坐享其成,这么一想又觉得别扭了。

很快饭就做好了,小荷从厨房里端出了两碗热腾腾地鸡蛋面,颜色看着就很漂亮。我们相对而坐,埋头吃了起来,我得承认,这姑娘的确会做饭,一碗面条竟能做得这么有滋有味,跟我老妈不相上下了。小荷吃得斯文,我吃完一碗了她才吃了小半碗,见我吃完了,就进厨房又给我盛了一碗,我丝毫不客气就都给吃了。

吃完饭她又刷锅洗碗,这让坐在客厅里舒舒服服地看电视的我直觉得不踏实,长这么大,就我妈这么伺候过我呢。

之后我们一起看了会儿电视,其实也都没看进去,她可能只是在发呆,在回忆她和男朋友以前的日子,我呢,身边坐了个女孩子就有点心猿意马。其实我这个人别看平时好像不正经似的,其实特腼腆,至今没怎么谈过恋爱。

在送童小荷回去的路上,她主动提起了上次的事情。

“嗯,上次,很不好意思。我太贸然了,也很失态,你别在意。”

“没什么,我这个人比较笨,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的话。”

“不用的… …我就是很想他,很想。”小荷最后有些哽咽,我转头看她,见她抹了下眼角,我想那一定是一滴泪。

“我能理解。你要过的好点开心点,他才能放心。”我终于说了句人话,并且自我很满意。

小荷点头,很努力地点头,强忍着悲伤。这一刻,我知道了,童小荷和她已去的男朋友曾是多么的相爱,而童小荷,又是一个多么坚强的女子!我心生怜意,这样的女孩子让人心疼!

分别的时候,我留了自己的名片,我想我们总算是正式认识了。小荷也给我留了电话,然后转身离去。

在寒风中,看着小荷单薄孤独的背影,我第一次在心里面为一个女孩子祝福,祝她幸福!

(四)

日子一天一天地蹦着,在繁忙工作的同时,我和小荷的来往也多了起来。

她经常过来帮我收拾屋子做饭,我有时候很迷惑,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甚至我不明白我们这算是什么关系。我想,也许她就是为了这个房子,在这里她能够感受到她已去男朋友的气息。不管是为了什么,我得承认,日子久了,我已经习惯了有她出入的生活。

一个男人过日子,那叫什么?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过的,反正我是过得很邋遢很糊涂的,连我老妈都懒得过来帮我收拾。自从认识了小荷之后,一切都变了,屋子总是窗明几净的,厨房里也能时不时地飘出饭菜的香味了,这种日子,还真是让我有些小人得志的得意了。

通常来说,我和小荷相处的情形是这样的。她来的时候如果我在,她就和我简单打过招呼后开始收拾屋子,拖地板、擦家具、洗衣服,到吃饭时间了,她就做饭(她总是买了菜过来),做好了,我们就一边吃饭一边闲聊,说些无关痛痒的话,然后她刷碗,一起看电视,之后她走人。

久而久之,我对小荷也有了基本的了解,小荷不是本市人,但在本市读的音乐学院,她和男朋友就是大学的同学,她男朋友是在一次车祸中丧生的,后来小荷就辞去了工作,现在一直靠在家教小孩子钢琴为生,生活平淡。

后来,我也会偶尔带她出去吃饭啊逛街啊看电影啊听音乐会什么的,在这段时间,小荷变得快乐了一些,我也感到了不同以往的开心。

这样的日子久了,我老妈自然就嗅出了不寻常的味道,于是经常召我回家询问我和小荷的关系。天知道!我自己都不明白什么关系!后来我老妈见我总是躲躲闪闪支支吾吾地,就说:“你们要是处对象呢,就把她带回来让我跟你爸看看,我看那姑娘挺勤快,早点结婚得了。你们要是没什么特别关系呢,就别让她老往你那跑,成何体统啊!谁还敢跟你谈恋爱啊!”

我自己也确实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可是对那样一个有着痛苦回忆的女孩,我怎么开得了口呢?而且,在和小荷的交往中,我逐渐地对她产生了依赖或者是好感,她若是有几天没露面,我就会想她,老想给她打电话,盼着她来。她要是来了,我的眼球运转的方向和速度肯定是随着她的身影而变化的。我也发现,小荷是一个非常善良可爱的女孩子,有时候我会想,小荷是我的女朋友多好。

我不知道小荷是怎么想的,她对我们目前的状态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妥,或者是有没有什么想法,比如,对我是不是也有些好感。我这么说,并不是要小荷背叛她曾经热烈的感情,而是希望她能够走出悲伤的阴影,开始正常的生活,如果她能够接受我不是更好吗?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吃完晚饭,我主动提出到外面走走,小荷欣然同意。

外面不算冷,夜空很静,我们两个在附近的小公园里散着步,都不怎么说话,我的心里一直在琢磨着要怎么开口。

“小荷,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一个俗到家的开场白!

“挺好的。”

“嗯。那个…我也觉得你是个很好的女孩。”还是很俗,很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小荷不说话,她看上去总是有些忧郁。我决定直说了!

“小荷,我也不绕圈子了。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了,说实话,我,我爱上你了!你做我女朋友吧!”一口气说完我就定定地看着小荷,很有些男人的魄力了。

小荷很吃惊的看着我,看了很久。这样一来,我就认为她是不能接受了,于是自嘲一笑:“我们走吧,对不起。”说完就向前迈去。

“我愿意。”小荷语出惊人!

我倒是一下子傻了,好半天才缓缓转过头来,见小荷正泪眼朦胧地看着我,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把把小荷揽进了怀里。

(五)

我过上了非常幸福的生活,家里面总有个小女人为你操持一切,每天做好香喷喷的饭菜等你回家,工作起来也是前所未有的愉快与卖力,老板于是带着商人特有的贪婪的笑意对我大大地满意。

小荷已经正式搬过来了,其实这很富有戏剧性。在同一所房子里,一个女孩先后和两个不同的男人生活。要说我心里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我在和小荷生活的日子里,还是经常能够感觉到她和以前那个男朋友在这房子里生活的气息,并且我会想,小荷会不会把我当成那个人了?

但不管怎样,小荷带给我的幸福感是实实在在的,我也就很享受现在所拥有的小荷和有小荷的日子,尽管那些想法会在幸福的漩涡中偶尔浮上来。

小荷搬过来以后除了带了自己的衣服,再有就是一架庞大的钢琴,摆在那个看上去很像书房的屋子里。钢琴摆好之后,小荷当即就坐下来弹奏了一曲《致爱丽丝》,我突然发现,弹钢琴时候的小荷是多么的迷人,她那样高雅那样脱俗,神情专注如痴如醉,手指在琴键间行云流水般带给我美妙的听觉感受。我着迷一样看着小荷,手不由自主地搭上了她的肩膀,没想到我的这一举动却令小荷反应强烈。钢琴声嘎然而止,小荷如触电般惊住,待她缓缓抬头看我的时候,她的眼里充满了不安和忧伤。

我在那一刻想起了小荷第一次进这房子后靠在墙边悲伤流泪的样子,我想曾经小荷一定经常坐在这里给她以前的男朋友弹钢琴,而她的男朋友一定就像我一样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刚才小荷弹琴是给她死去的男朋友听的,而我让她以为她的男朋友回来了。我顿时委屈心痛,黯然神伤地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我回头看了看小荷,她坐在那里看着我流泪了,我又一次心疼,然而心中的失落和委屈让我无从走过去安慰她,径自出了门。夜凉如水,我一个大男人的鼻子开始酸楚,使劲吸了口气漫无目的地走去,边走边抽烟,一根接着一根,心乱如麻。从第一次见到小荷、到刚才琴声的停止,一幕一幕随我手中的香烟在我的心中燃烧着缭绕着,我知道,我爱小荷已经不能自拔。直到两包烟都抽完了,我才开窍,我一个男人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儿呢?小荷想念以前的男朋友是可以理解的,谁也不可能阻止两个人相爱相念,那个男人都已经不在世上了,小荷心里够痛苦了,我还这样,那她不是更难过了,我爱小荷就应该照顾好她才对。

这么一想,我心里就开阔了,拔腿就往家跑。跑到半路就遇到了小荷,她见到我,就大哭着跑上来抱住我。我也紧紧地抱着她,我从未见过小荷哭得这么大声,心疼得很。她一直说:“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自从小荷搬过来之后,我老妈来的也多了,看得出来,我老妈很喜欢小荷,总是拉着她扯闲篇,还老催我们快点结婚,她也好早点抱上孙子,小荷总是不说话,只是笑着。我呢,老听我老妈说什么孙子不孙子的,看见别人抱着孩子也就忍不住总想凑上去逗逗孩子。现在小荷教的那些孩子已经改在我家上课了,看着小荷和孩子们在一起温柔的样子,我就不由得想到了如果我们有个孩子,我们三口人在一起该有多么的幸福。可是小荷总是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我想小荷还是需要时间来调节,于是就自己没事的时候徜徉一样美好的未来。

虽然我和小荷的日子过得平淡幸福,但我还是不想在这个房子里长久地住着的,毕竟这里有小荷太多的回忆,我总是怕小荷不能完全地接受我,不能完全投入和我在一起的生活。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让我更加坚定了搬家的念头,一天晚上小荷在睡梦中哭喊着:“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我正想把她叫醒的时候,听到了她口中呢喃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是她曾经的男朋友。我躺在床上想到了前段时间我负气出走回来时遇到小荷的情景,她抱着我大哭:“不要丢下我。”原来,她不是对我喊的。

在房租还有一个月就到期的时候,我向小荷提出了要另找个房子,或者干脆买个房子。小荷显然对我这个提议没有心理准备,她问为什么。我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有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空间,更好的空间。小荷说现在就挺好的,住这里真的很好啊。我说我们应该有全新的生活。我不知道小荷是否明白了我说这话的意思,但她听后就不再说话。

于是我开始着手找房子,并且开始留意楼盘的信息,我想既然早晚是要结婚的,还是有自己的房子最好了。但我没注意到,小荷开始变得心事重重了。我留连于报纸上的出租信息和楼书上诱人的楼盘广告时,小荷总是在旁边愁眉不展,并且尝试着劝我:“我看我们还是先住在这儿吧,这儿很好了。”而我还是那句话:“我们需要全新的生活。”

我找了个各方面条件都满意的两居室,兴冲冲地要带着小荷去看房子,并且告诉她,那里的客厅有足够的空间摆放她的钢琴。小荷摇头,说:“我不想搬走。”我拉着小荷的手很有些语重心长地说:“荷,我们搬吧,总住在一个地方会令人感到乏味的,换个更好的环境对心情好,心情好了你才能更漂亮啊,而且我们以后要结婚了总不能老住这里吧,这毕竟是别人的房子啊。” 小荷执意地摇头。

在我坚持不懈地努力下,我始终没能劝动小荷,于是我爆发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住在这里啊!”我大喊。

“我就是觉得在这里住惯了,不想总是去适应新的环境,而且我的学生也不能老是换地方上课,对他们的进度会有影响的。”小荷说。

“那你以前不是也从这里搬走过吗?啊?为什么现在不能搬了?”我有点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维走向了。

“不是不能搬,是不想现在搬,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有感情了。”小荷说的感情二字让已经冲动的我更加不能分辨它的真实含义。

“感情?对谁的感情?你就是不能忘记他!你就是为了他才又住进来的!我算什么!”我濒临疯狂地吼着,并不知此话对小荷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我坐在沙发上抱着头喘着气,直听到门被重重关上才发现小荷走了。但此时的我也是悲愤异常,并没有追出门去。直到夜幕降临,小荷也没有回来。我拨她的手机,是关着的,于是夺门而出。

我在外面发疯了一般找了一夜也没有找到小荷的踪影,回家后依旧不见她回来过的迹象。

(六)

我真得找不到小荷了,距小荷的出走已经有两个星期了,我找遍了整个北京城,利用了各种我所知道的线索,但最终我发现,对于小荷,其实我一无所知,如此这般去找,结果自然一无所获。

小荷的钢琴、衣服、化妆品,一切都是她在时候的样子,除了多了灰尘。

我每天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回忆和小荷在一起的日子,盼望着小荷还会像她第一次出现那样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如今,我在这个房子里,再也感觉不到小荷和她已去男朋友生活过的气息,而是处处都充满了我和小荷生活的点滴,每一个点滴都那样真实和生动,那样令我想念和心痛。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我不知道小荷去了哪里,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可好,我对小荷的思念在日子的转换中不变地继续着,小荷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冬天,可是在我的回忆中,有小荷的日子是温暖如春的,没有风雪,没有寒冷。我有时候会想,小荷怎么不回来呢?她是否爱过我呢?如果小荷回来,我一定不让她走了,我们就住在这里,我给她一辈子的疼爱。

可是,小荷始终没有回来,我在这个房子里等了小荷一年,仍然没有等到她回来。

我终究要搬走了,搬离这个小荷和我都舍不得的地方。我走后,小荷会回来吗?

当铁门在身后重重关上的时候,我的心终于溃不成军!

上一篇: 下一篇: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18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