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语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生活随笔 > 失语
六月23日

时间:2006-06-23 23:00

失语

分类: 生活随笔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955 浏览数 丨 字体:    

傍晚的雷阵雨使得这闷热的季节有了难得的清凉,风吹得畅快,雨下得大方,开着的窗口涌进来一股一股的爽意。

“哐”的一声,风把门吹得撞上了,然后就开始专心地吹妍平的头发,吹得翻飞缭绕,如不知疲倦的摇曳于水底的水草,又如一丝丝的烟雾飘着飘着就步向虚无。

妍平不停敲击着键盘,指动如行云流水,神情如平湖静泊。

直至敲击完最后一个句号,妍平微微一笑。站起身走到窗前看外面大雨如注,凉爽袭人,往后捋了捋头发,那些头发就齐心协力地往妍平的身后使劲儿,一丝一缕地分明许多。

妍平闭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凉,雨点打在地上的声音不停变换着节奏,一会儿杂乱无章、一会儿万马齐奔、一会儿错落有致,伴着的还有轰隆隆的闷雷,妍平深深呼吸着,这真是一场透彻的大雨啊!

雨虽大,但毕竟是阵雨,下过就过了。雨后,外面格外的干净,看哪里都是清清爽爽的,妍平就有了出门的想法。想法既出,自然就要付诸行动,也就是换换衣服梳梳头发的功夫,妍平就走到了街上。

街上有积水,无妨。

今年的夏天何时有过如此的舒爽,人走起来就轻快许多,不像是走,倒像是飞着。空气湿润且干净,和皮肤间有着空前的和谐。自然,人的心情也是好的,妍平就是,看哪里都好,人好,车好,楼好,连路边的电话亭都好,那电话亭挂着水珠闪着亮晶晶的光泽,妍平站在亭下,拿起话筒,却停在了半空,嘴忽然就微张了,人也愣了,然后又忽然地笑了,无声地笑,那话筒就被轻轻地放了回去。

沿着大街一直走,穿着凉鞋的脚湿湿的还溅上了泥点,小腿上也有几点泥,妍平看着也悄悄地笑了,她想起了小时候经常滚得泥猴儿一样回家挨妈妈的骂,然后掏出纸巾弯腰擦掉了。

还是走进了那家店,有着独具匠心的桌椅、悦耳的音乐,和精致的食物。妍平走进去,清秀的男服务生马上就把她引到了落地窗旁的位置上,这是她坐惯了的。

“妍平小姐,您今天要看菜谱吗?”服务生轻声问到。

妍平看着他,歪头想了一下,笑笑点了下头。妍平完全是因为今天的天气才有仔细看看菜谱的兴致,以往她都不用,因为一直以来她都是来这里放松心情的,吃什么都行。

服务生把菜谱拿过来递给妍平,妍平接过去,这是妍平第一次认真地看这本菜谱,她才发现原来这里的食物非常的丰富,不只有她吃的芝士起司、蔬菜意面、什锦沙拉、小烤牛肉、蜜意烤翅、土豆浓汤或者南瓜奶露。妍平以往不想费神去想吃什么,服务生熟悉她,每次就根据她的口味给她搭配好了端上来就行了。

妍平把手一次次地指到菜谱上某一个菜名处,服务生快速地在菜单上写着,然后接过菜谱十分谦礼地说上一句:“您稍等。”

妍平看窗外,这里的大落地扇可以看到外面的小花园、栅栏墙,还有和小花园紧挨着的熙攘的马路车辆行人,这个店竟然可以在这样繁华的城市里建得如此幽静真是个 奇迹了,当初妍平从这里路过的时候很是吃了一惊,然后就毫不犹豫地走了进来,这一进就成了这里的常客。

菜一道道地上来了,这里食物的颜色搭配都十分赏心悦目,并且口味也都非常清淡但回味悠长,妍平看着就又是一笑,她的笑似乎总像是从脸上飘过去的,看不真切却又真的留下了痕迹。菜都上齐了,服务生仍是谦礼地轻声说上一句:“妍平小姐,请慢用。”然后退去。

店里的客人从来都是不多不少,不喧闹,那些爵士乐、轻音乐、淡淡地情歌在这里的空气中永远都是主角。妍平每次都能不慌不忙地在这里坐上很久,吃得也不急,完全沉浸在这里放松的环境中,这真的是一种享受。妍平像一汪平静的湖水、一片淡淡的白云、一朵素雅的睡莲,和这店中的幽静一起蔓延,蔓延…

“小姐,您好。”一个温柔的男中音带着电磁波流进了妍平的耳朵里。

妍平抬头,对面竟多了一个男人,茫然间妍平笑了笑。

“打扰您了。我经常来这里,也经常看到您。很冒昧,我们可以认识吗?”男人的语气很是恰当,是那种让人听了很舒服的,声音很温和。

妍平看着这个突然闯入她“领地”的男人,她对他有印象,且印象极深。他的确经常来,不光是他,有一些人在这里是经常能够见到的,但妍平来了几次就注意到他了,他每次都是一个人,举止儒雅,品位不凡,看着是受过不错的教育的。妍平见得多了,就被他身上的气质吸引了,时常也会想,他是做什么的?他为什么总来这里?妍平靠写作为生,心思自然比常人细腻浪漫,同样,她喜欢幻想。但她真的没有认识他的准备,于是就那么愣怔着。

“可以吗?”男人还是温和。

妍平的嘴又是忽然微张了,然后就垂下了眼睑,脸颊泛起了红晕。

男人一定是以为妍平不愿意,就很礼貌地说了句:“对不起,打扰了。”语气温和却藏不住其中若隐若现的失落。妍平低着头,知道他坐到以往的位置上了。妍平忽然间想到,这个店,其实已经变成了一些固定客人的固定去处,而且遵循着坐固定位置的“规则”,这样一个发现,令妍平有些惊异也有些挫败,自己的心思那么细腻之前却没有发现过,而后,她想:这样说来,其实他们认识很久了。

随之而来的,是妍平的自卑。妍平不会说话。

妍平已经很多年不说话了,久而久之,就不会说话了。妍平写作,也和她不会说话有关,而且,之前妍平一直以为,她的生命中有文字有够了。可是,就在刚才,妍平才发现,还有一些东西,和文字一样重要,生命中,不能只有文字。妍平从未这样落寞过,她悄悄地看向那个男人,男人正沉思着什么,眉头蹙着,妍平看着他,嘴微微张了又张,两行清泪流过脸颊,她早已忘记了怎样说话。

妍平深一脚浅一脚地回了家,到家之后就坐在电脑前无声地哭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更似刚过去的那场大雨,来得如此汹涌。

此后,妍平一直不敢去那个店,她其实很想去,可是她害怕遇到他,更害怕他知道自己是个哑巴。妍平发现,那个自己观察了很久的男人竟然在心中那样深刻,伴随着的是前所未有的关于对一个男人的思念。妍平的文字里也悄悄地多了另外一种忧伤,那叫“爱情”。

妍平作了很久的思想斗争才终于再次踏进那个店门,她想,也许不会那么巧遇到他的,就算遇到了,也没关系,她确实是不会说话的。逃避了,她也是不会说话的。

男服务生一如从前,礼貌地把妍平带到落地窗旁边的位置,然后问她:“妍平小姐,要看菜谱吗?”好像妍平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来这里。妍平摇摇头,服务生说:“您稍等,我帮您配菜。”妍平笑笑表示感谢。

从窗户望出去,还是一样的感觉,在一个世界里看另一个不同的世界。

“妍平小姐,很久不见。”一个温柔的男中音带着电磁波流进了妍平的耳朵里。

妍平抬头,对面坐着那个男人。妍平一笑,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的名字,服务生经常这样称呼你。”男人微笑着说,妍平注意到,他口中的自己由上次的“您”变成了“你”,这感觉比上次要自然的多。

妍平还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从包中拿出纸和笔,低头写道:“对不起,我不会说话,失礼了。”然后举起来给男人看。

男人看了,并没有诧异,仍是笑着,他把那张纸拿下来,看着妍平,认真地、清晰地说:“我,早就知道。”

妍平的脸颊在男人温柔的注视下和轻柔地音乐声中泛出了桃色,眼底有一丝水光,飘过一抹幸福似的的笑。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09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