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情 – 飞过蝴蝶的博客
首页 > 情感杂文 > 不了情
六月14日

时间:2006-06-14 21:51

不了情

分类: 情感杂文 丨 评论:0人 丨 浏览:1,144 浏览数 丨 字体:    

自从开始写《城市下下签》,就习惯了每天早上要看看电子邮箱和留言箱,因为有很多的人给我写信给我留言。

我很少回复那些信件和留言,因为有很多的问题我无法给与答复,所说的只有谢谢。我看那些信件和留言是在给自己一些信心,就像一把榔头把我心里的一些念头凿得更实更紧,比如,我要坚持着写下去,比如,我相信会有像赵峰和易水那样的两个人可以看到。

虽然已经写完了,但我仍旧雷打不动地每天早上坐在电脑前收邮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牵扯着我,总让我觉得有什么是没有完的。

直到那天,我照旧打开了邮箱,里面有一封未读邮件。我习惯地喝着牛奶,点开了邮件。

“蝴蝶:

你好!看你的《城市下下签》很久了,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都在怀疑,也在期待——你是谁?

从看上这小说就想给你写信,因为我实在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可是我没有写,我要看你怎样写下去,怎样的结局,越看,我越不能自持。

这漫长的几个月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你的每一个字都让我心痛不已,因为它们都属于我!都属于我!

赵峰!是你,真的是你!你在哪儿啊?我是易水,我是你的丫头啊!你在哪儿啊?给我回信,我很想你,给我回信!”

我愣怔了,这是什么??

赵峰?易水?什么啊!我想我在做梦了,然而口中甘甜细腻的牛奶那样真实地冲击着我的喉咙,我没有做梦。那么,这就是谁的恶作剧了!开玩笑!易水是在我笔下诞生的人物,怎么可能给我写信!我关掉了电脑。

然而,那一天的工作,我却莫名地心神不宁,那封“恶作剧”信件在我的脑子里一遍一遍地读着,“赵峰,我是易水,你在哪儿。”这些轰也轰不走!我想我是被那小说魔症了心绪,我本身是希望有这样一段感情真实存在的,所以才会如此在意这样一封荒唐的信。

晚上很晚回家,洗了澡就睡了。

很安静的一个梦,一双流泪的眼睛出现在我的梦里,看着我不停地流泪,伤心欲绝。

我猛然睁眼,黑暗中我如此地清醒,什么也没有,没有流泪的眼睛。然而我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地情绪此刻突然变得清晰强大和势不可挡,密密实实地包围着我,象北京夏天蒸笼一样闷热的天气,令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挣脱。

此后的几天内,我没有像以往一样查收邮件,那“恶作剧”一样的信竟令我有些害怕。我想我真是没出息,那样一封荒诞的信会打乱我的心绪。然而,那封信和那双流泪的眼睛却鬼魅一样潜入了我的脑子里我的心里,干什么什么出错,令我欲罢不能!终于在又一个夜不能寐的夜晚,忍无可忍的我打开了电脑,我的忍无可忍包括对一个无聊的“恶作剧”的愤怒,也隐隐约约有着对那封信的期待。果然… …

“赵峰:

你怎么不回复我?我知道是你。你在哪儿你在哪儿?啊?我是易水啊!

你好吗?这么长时间你过得好吗?你怎么这么狠心扔下我就走呢?你不是说你永远不离开我吗?

你说过你见到我的时候有失而复得的感觉,我也是,可是你怎么又让我失去你呢?

你回来,我说过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只要我们在一起,你回来。

你在哪儿啊?我去找你!你回复我,快回复我!”

我怔怔地看着又一封口口声声喊着“赵峰”的自称“易水”的人的来信,脑海里一幕幕地过着《城市下下签》里赵峰和易水之间发生的故事,耳边清晰地响彻着那句:上辈子错过的人,一定会在今生遇到,遇到的时候会有失而复得的感觉,我遇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就有失而复得的感觉……

那个晚上,一双流泪的眼睛再次出现在我的梦里,离我那么近,就在我的眼前,我可以真切地看到泪水滚落时那眼睛里的悲伤,感觉到一声声其实是无声的啜泣。

我不相信会有如此神奇巧合的事情存在。怎么可能?我小说里的人物和故事竟然在现实中真实存在?我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相信的,我毫不怀疑那两封信是一个读者跟我开的一个玩笑,而我梦里那双流泪的眼睛,也不过是我心中早已存在的对一段爱情的流逝的悲哀,所以我并不打算回信。只是那种长期以来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真真切切地围绕着我,这里面有冥冥地召唤和隐隐地期待,只是那究竟是什么?不仔细去想的时候它离你很近,待你就要看清的时候又悠忽一下子飘远了。

我给自己的那种感觉找了个理由,那就是小说的结局。几乎所有看小说的朋友包括我自己,都希望那是一个美丽的结局,或者我可以继续写下去最终有一个美丽的结局。那么是不是我坚持着写下去,写一个圆满的结局我的这种感觉就会消失呢?可是,我无法继续了,在我看来,小说已经结束了,我没有任何的语言和故事了,如何再续?

后来,在那种感觉让我坐卧不安的时候,我也会想,难道真的有易水和赵峰真实存在?易水的经历就是我的经历啊,难道真的有一个易水和我那么相似?如果都是真的,那么,易水过得怎样?赵峰身在何方?他们的爱情是否会在对方的心中坚定一辈子?易水会有归宿吗?赵峰会回来吗?我想得太多了吧,想得一多我就有些恍惚了,也许,他们真的存在??我真的写了一个如此巧合的故事??那么,既然易水看到了,赵峰呢?赵峰是否也会看到呢?赵峰看到了会回到易水的身边吗?或者,赵峰是不是也会认为我是易水呢?他会不会给我写信呢?

我的神情确实恍惚了,我的心绪确实乱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我无法控制了。

我强烈的盼望下一封信的到来!我开始给小说中我的朋友们打电话,每次我都幽幽地说着:“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真的存在?还有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另有相同的你们呢?会不会呢?”

朋友们很担心我,她们说我的声音听上去很诡异。我的父母同事也说,我看上去很反常,跟我说话我都没反应。我不知道这是那两封信闹的,还是我中了自己那些想法的魔症!我找不到出口,找不到解决的方法,我无法控制自己,我的眼前总是出现流泪的眼睛,耳边总是若有若无的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让他回来,让他回来。”

医生说我得了幻想症和忧郁症,给我开了一堆的药。这不就是说我得了精神病吗?我没吃,我吃了妈妈的安眠药,5片,我想要大大地睡上一觉,没有任何梦境和想法的纠缠,我想,我睡醒了就好了。就这样,我睡了两天两夜或者三天三夜,因为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睡的,幸好父母都去外地看我弟弟,不然一定把我送进医院了。

醒来的时候是夜晚,仍旧迷迷糊糊,很饿,跌跌撞撞地拿了面包牛奶大吞大嚼,肚子渐渐有了充实感。我瞥见了静静躺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愣愣地盯着有一分钟,我果断地扔下了面包朝电脑冲过去,开机、联网、进邮箱,敲击密码的时候我的手颤抖不已,继而我的嘴唇我的心,颤抖不已。

“赵峰:

你回来,你回来,你回来,你回来……”

我的眼前清晰地出现了那双哀怨地流着泪的眼睛,我的耳边清晰地响起了一声伤心欲绝的呼唤:“你回来…”。

电脑屏幕突地黑了,我大喊着:“你回来!”冲出了房间,冲进了茫茫的夜色。

一个星期之后,我被父母从医院接回家。我仍旧迫不及待地再次打开了电脑。

邮箱里都是读者的来信,已读的、未读的,然而,却没有那三封信的踪影。

我不能确定,我是否真的收到过那样的信……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飞过蝴蝶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feiguohudie.com/?p=105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